新中国唯一没有作为友好象征的大熊猫

新中国唯一没有作为友好象征的大熊猫
1958年,奥地利动物商海尼.德默以3只长颈鹿,两只犀牛以及河马、斑马等与北京动物园交换。这就是后来生活在伦敦动物园的姬姬。
   伦敦动物园花了1万2千英磅从德墨手里买来姬姬,她和所有的大熊猫一样,享受着其它任何动物所难以比拟的待遇,几乎是要什么,有什么,只要她高兴。但有一件事,就是拥有巨大人力、物力和财力的伦敦动物园也难以办到。她像所有的小女孩一样,几年后长成一个大姑娘了,逐步显现出她那日益强烈的青春欲望。她开始定期发情,表现郁郁不乐,也不爱吃东西。有一天,她突然对年轻管理员马丹发起了猛烈的攻击,把他打翻在地,骑在他身上,开始咬他的腿,幸亏救得快,马丹逃脱了。很明显,姬姬需要一个伴侣。伦敦动物园曾向北京求援,但那时正是反帝气氛浓厚“世界上有三分之二受苦人”的64年,北京拒绝支援。
   伦敦动物园差不多绝望了,剩下的唯一线希望就是借用也在社会主义国家的莫斯科动物园的平平了。平平是当时中国和朝鲜以外仅有的一只雄性大熊猫。经过长达一年半之久的高级谈判,英俄两国终于达成协议,同意两只大熊猫进行联姻。当时新闻界将此事称为“一次重大的外交突破”。1966年3月31日,在两国动物园兽医和官员的包围之中,在遥控电视摄像机的监视之下,在世界新闻界的重重堵截下,从伦敦飞到莫斯科的9岁的姬姬被引见给8岁的平平。但这两只大熊猫丝毫不理睬人们隆重而急切的心情,一见面就疯狂地撕打起来。
   亲家变成了冤家,洞房变成了战场……
   人们还不死心,又相继在莫斯科和伦敦安排了两次会面,即使注射了生殖腺激素,也没改变局面。伦敦《每日快报》用一句通俗的俚语来表达,Awatched
Kettleneverboils。意译是“有意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自从交换姬姬之后,中国政府明令禁止买卖或交换大熊猫,以后真就再也没有这样的事了。在世界上,大熊猫真成了没有价格的宝贝。

 新中国唯一没有作为友好象征的大熊猫  新中国唯一没有作为友好象征的大熊猫  新中国唯一没有作为友好象征的大熊猫  新中国唯一没有作为友好象征的大熊猫  新中国唯一没有作为友好象征的大熊猫  新中国唯一没有作为友好象征的大熊猫  新中国唯一没有作为友好象征的大熊猫  新中国唯一没有作为友好象征的大熊猫

新中国唯一没有作为友好象征的大熊猫  新中国唯一没有作为友好象征的大熊猫  新中国唯一没有作为友好象征的大熊猫  新中国唯一没有作为友好象征的大熊猫  新中国唯一没有作为友好象征的大熊猫  新中国唯一没有作为友好象征的大熊猫  新中国唯一没有作为友好象征的大熊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