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

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

一九六二年出现的大规模逃港风波,共有十多万来自全国各地的群众涌人深圳,六万多人偷渡出境。这场风波惊动了周恩来总理,最后通过强行遣返、凭证明购买到深圳的火车票等措施才逐渐平息。

解密的宝安县委《关于制止群众流港工作的情况汇报》等文件显示,1962年4月26日开始,在宝安县(1979年撤县改为现在的深圳市)由东至西150多公里长的公路上,外流群众成群结队,扶老携幼,如“大军南下”,奔向边境线,伺机进入香港。每天傍晚,从各地涌到宝安边境外流的一般有四五千人,最多的一天达八千多人。
   这次逃港持续时间长,波及面比较大,惠阳、东莞外流成风,广州、南海、台山、海丰、潮安等62个县(市)及全国12个省市自治区的群众亦相继闻风而来。宝安境内通向边境的铁路、公路客运突然紧张,5月中旬达到高潮,到7月才基本平息。据统计,从4月底至7月初的短短时间里,共十多万人次涌入深圳,51395名来自12个省、62个县市的外逃未遂人员被收容遣返。
   当时传出谣言说“英国女皇诞辰,大放三天”、“第三次世界大战快打了”,不少群众错误地感到逃港才是出路。又有人逃港成功后很快就给家里寄钱了,他们充满憧憬,不顾一切冒险前行。宝安县公安局的调查反映,当时逃港人群普遍存在“不过黄河心不甘”的思想,不听劝阻,盲目地成群结队而去。5月13日沙湾有逃港群众4000余人,民警对其中200多人做了规劝工作,但仅6人愿意回家。

           ----------节选自《1962年惊动周总理10万人逃港事件

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

在粤港边境巡逻以防逃港者越境的香港军人

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

躲藏在山里的逃港者

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

逃港者布满老茧的脚板

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

被香港政府接纳的逃港者所住的棚屋区

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

被遣返逃港者留下的破旧胶鞋

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

被香港政府接纳的逃港者所住的棚屋区

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

向逃港者出售饮料的香港小贩

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

受伤的逃港者

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

在粤港边境检查证件严防逃港者的香港军人

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

香港警察押送逃港者前往遣返地

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

香港警察向即将被遣返的逃港者提供食物

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

香港警察向即将被遣返的逃港者提供香烟

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

香港政府为逃港者划定的难民区

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

香港边防军人看守着即将被遣返的逃港者

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

香港警察押送两名逃港者前往遣返集结点

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

香港政府划定的难民区里的逃港者小孩

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

粤港边境守卫的香港军人

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

逃港者

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1962年惊动中央的10万人逃港(组图)上

香港政府划定的难民区里的逃港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