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2年北京兵变

1912年2月29日,北洋军第三镇发生哗变,其直接起因是裁饷。袁世凯当选总统后,有解散北洋军的谣传,于是势倾一时的北洋军,内心既失望又疑惧,加之裁饷传言,兵士以讹传讹,遂造成兵变。

     

2月29日晚八时,第三镇士兵在朝阳门外东岳庙哗变,先在朝阳门外劫掠果摊食铺,后与朝阳门内变兵会合,分头抢掠,凡金银钱铺首饰店、饭馆及洋杂货铺全遭洗劫,并火焚东安市场、东四牌楼等处,前后绵延三日。    

3月1日下午4时,袁世凯在迎宾馆召集北京高级军政首长会议,决定立即采取行动制止乱事蔓延,除照章补发未变各军应领之欠饷外,同时令饬毅军随时缉捕再图逞乱兵士。毅军统领姜桂题奉令后,亲率卫队四出弹压,遇见乱兵任意抢劫者,立即格杀。

     

兵变后的北京,约有一个星期都是凄凉满目,白天的街市如黑夜一样,店铺住家关门闭户,路上只有巡逻的兵士和站岗的警察以及弃置的死尸,此外则是外国兵士腾马往来。

间中有外国记者沿路拍照,萧条零落有如死市。首善之区变为瓦砾之场,穷民嗷嗷待哺,有钱人则虽以加倍的金钱也买不到食物。警厅颁令6点后禁止行人,8点钟后交通即停顿,入夜路灯不明,繁华的北京城成了黑暗世界。内城被劫4000余家,外城被劫600余家。兵变期间,民间团体以红十字会为首,集议商讨救济事项,救死扶伤,不遗余力。

附 当年的老新闻:

    东报云,廿九日夜北京第三镇兵士在袁总统府附近突起暴动。四处纷散,监发枪弹,威吓人民,藉以肆其劫掠。其所劫掠者以金银古董、美术品为大宗,间有拒其劫惊者,辄开枪轰击,或以刺刀相刺。玛理逊街附近亦有乱兵一队焚烧质店。适值大风,火势甚炽,乱兵遂乘势攻人,其余乱兵亦依次攻入店铺,悠其饱掠。仓促之间难民仿徨于黑烟之中,无处可逃。间有逾垣逃走者.其情形异常悲惨。外人之散居各处者.由各国兵队护送至使馆界内,经过乱兵中亦未受害。
    崇文门街附近一带焚掠最甚。至正阳门外亦{乱兵数千,到处抢劫,历数小时之久。巡警、苦力以及未变之兵亦间有从中附和.乘势抢劫者至次晨。查明焚烧之处有七,其中三处面积极大.幸乱兵枪弹用尽,筋疲乏,故晨起枪声渐稀,有乱兵百名,用马栽赃,逃出城外而去。
    是日午前有驻扎崇文门之张军移驻内城.藉资警备。今乱兵之大部分虽已逃走,而街市之中仍有抢劫之事。美国守备兵营内曾有炮弹一枚落下,幸未伤人。袁总统及各大员亦均无恙,现已捕获乱兵十人,司时正法。然居民深恐夜间再有暴动,惊惧异常。
    驻京各国公使接唐绍怡君函后,已开会集议,设法以防北京重行流血及损失财产。此函并非正式照会,各公使决意由附近各口岸调兵入京镇慑。明日将有联军一千抵京.日间有马队驻扎城内各处。日本战舰一艘已奉命至大沽,与北京意大利无线电报局通电。
    又十五日电信云:北京颁行戒严令后,极为有效。凡拘获抢匪即当街正法,悬首示众。使署附近亦极安静.惟夜半南方枪炮之声尚隆隆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