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

1945年4月,副总统哈里·杜鲁门接任去世的罗斯福,担任美国总统。继任后,杜鲁门脾气倔强,言语辛辣,威望每况愈下。到1948年,民主党党魁一直在酝酿抛弃杜鲁门,寻找其他人参加竞选,而共和党也胸有成竹地期盼着在11月份的竞选中大获全胜,因为他们推出的是托马斯·杜威——名气如日中天的共和党政客。
  媒体一边倒地认为杜鲁门必败,编辑、专栏作家、广播评论员、政治分析家以及民意测验都预言,杜威会取得压倒性的胜利。《纽约邮报》写道:“民主党应该立即承认败给了杜威,并省下进行选战活动的资金。”《华盛顿邮报》说,“民主党最好立即向杜威让步,节省竞选的服装和泪水。”
  1948年,蒋介石正在指挥军队打内战。得知杜威的支持率大大高于其他几位候选人时,他研究了美国大选形势,决定秘送一笔巨款给杜威,作为他的竞选经费。1948年夏,蒋介石秘密派人去美国,将一笔巨额资金交给杜威。按美国的法律,参加竞选总统的人,不能接受外国的捐款。但此时的杜威太缺钱了,已顾不了那么多。杜威接过钱后,十分感激,并一再向送钱的国民党人说:"我很感谢蒋委员长的帮助。如果我顺利当选,将尽力帮助蒋委员长扭转不利战局,彻底消灭中国境内的共产党,使蒋委员长能安安稳稳地做'总统'。"

  于是在当时的北京街头,在远隔万里之外的中国北平,就出现了为托马斯.杜威竞选总统制造声势,游行助威的场景。游行造势队伍由神武门出发先向东,绕过紫禁城角楼向南,经东华门再向南,由长安左门向东。沿长安街走到南池子,进南池子向北

  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

  这支宣传造势的队伍先在故宫博物院的神武门前集合

  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

随后抬着写有“好运杜威”的标语与纸制大象沿城墙行进

    照片上看,这些造势的人明显是从杠房雇来的。那个大象是裱糊铺扎的。老北京的裱糊铺并不只承接糊顶棚的业务,还承接扎烧活,也就是死人出殡时候烧的那些纸人纸马。这样一队由杠房吹鼓手和抬棺材的,打幡儿的孩子,等组成的队伍,抬着给裱糊铺扎的“烧活”大象,外加杜威的“遗像”杜威怎么可能好运呢。

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1948年我们曾这样关注美国大选

而后游行队伍转上南池子大街继续游行造势

    由于蒋介石和秘密献金人长期对此守口如瓶,国民党到底送了多少钱给杜威,至今还是个谜。于是杜鲁门恨透了蒋介石。1950年1月5日,杜鲁门代表美国政府发表了《关于台湾问题的声明》。该声明再次确认历次有关台湾问题的国际决议,表示不干涉中国内政;同年2月9日,美国国务院就台湾问题答众议院外事委员会时,又重申这一立场。即"自1945年驻台日军向国民政府投降以来,台湾即由中国管理,它包括在中国之内,成为一省。"如若不是后来的朝鲜战争,根据当时杜鲁门政府对蒋介石的态度,中国很快会统一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