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黑镜头中被烧女孩的今昔

越战黑镜头中被烧女孩的今昔还记得这张震惊世界,甚至引发越战结束的照片吗?照片中裸跑的女孩名叫潘金福,白磷弹袭击了这个村庄,小女孩身上烧着了,她哭着边脱衣服边跑。这张照片被当时在现场的美联社的摄影记者黄幼公抓怕了下来,后来他也凭借该照片获得了普立兹奖与1972年的世界新闻摄影比赛奖。

1972年6月8日,当时南越军队正与北越军队在展鹏交战。潘金福与家人跟随南越陆军与难民,从该地的一处高台教寺庙往南越领地逃窜,遭南越飞行员误认为敌军而遭到烧夷弹轰炸,她本人、两名兄弟与两名亲戚均遭灼伤。照片中最前面那个哭啼跑的是潘金福的哥哥。之后,黄幼公立刻将潘金福与其它小孩送到西贡的一间医院。当时医师认为她已药石罔效,然而,经过了十四个月住院与十七次手术,她终究得以康复返家。黄幼公继续探视潘金福,直到三年后西贡沦陷,他撤出为止。

越战黑镜头中被烧女孩的今昔越战黑镜头中被烧女孩的今昔越战黑镜头中被烧女孩的今昔越战黑镜头中被烧女孩的今昔越战黑镜头中被烧女孩的今昔越战黑镜头中被烧女孩的今昔越战黑镜头中被烧女孩的今昔越战黑镜头中被烧女孩的今昔越战黑镜头中被烧女孩的今昔

不少人把潘金福当作反战标志,在她长大成人后,由于这些压力,便向当时的越南政府请求批准她前往古巴继续学业。同时也从高台教改信基督教,并与总理范文同成为好友。

越战黑镜头中被烧女孩的今昔
在获得准许之后,她迁居到古巴,并遇到了她未来的丈夫Bui Huy Tuan。1989年黄幼公来到古巴与两人相见。1992年金福与Bui Huy Tuan结婚并一同去度蜜月。在飞机在加拿大纽芬兰与拉布拉多的甘德(加油之际,他们离开了飞机并“叛离”到加拿大。他们现在居住在安大略阿贾克斯镇并有了两个小孩。

越战黑镜头中被烧女孩的今昔

2004年10月22日,她因救助世界各地战争受难儿童的行动,获得多伦多约克大学的荣誉法学博士学位。同年又获颁安大略最高荣誉勋章。 成为基督徒后,写下这样一首诗:我的身体被火烧伤,我的皮肤被医生医治,我的心灵被上帝医治。因此,让我们为世界作美好的事。

越战黑镜头中被烧女孩的今昔越战黑镜头中被烧女孩的今昔越战黑镜头中被烧女孩的今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