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代的旧上海

30年代的旧上海

有人说30年代的上海充盈着灯红酒绿,弥漫着靡靡之音,在昏暗暧昧的暝色软风中买醉销魂,只要在电影中看到跑洋行的买办,穿旗袍的太太,在教会学校读英文的小姐,从法国留学回来的少爷纷纷粉墨登场以及汇丰银行,圣约翰大学,百乐门夜总会,仙乐斯舞厅背景……那浓浓的老上海风情扑面而来。那些30年代遗留下来的物品———模糊的老照片、发黄的月份牌、昏暗的汽灯、锈迹斑斑的怀表、破旧的老爷唱机,可能真的会“不经意地勾起你对往事的回忆。”

30年代的旧上海

"只有30年代的老上海,才能够象征品位、格调、优雅、浪漫、摩登、经典。"忘记这句话是从哪里听来的,但却使我从此对此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一直想30年代的旧上海真实风情是怎样呢?从郭沫若的《上海印象》:"游闲的尸,淫嚣的肉,长的男袍,短的女袖,满目都是骷髅,满街都是灵枢,乱闯,乱走;我的眼儿泪流,我的心儿作呕。"到伦敦旧日出版的《上海》里说:"二三十年代,上海成为传奇都市。环球航行如果没有到过上海便不能算完。她的名字令人想起神秘、冒险和各种放纵。"再到张爱玲《红玫瑰与白玫瑰》张恨水的小说《红粉世家》,凭着文人笔下的文字来想象,总觉得不能够全面地了解这个曾被称为"十里洋场"、"东方巴黎"、"花花世界"、"欧陆风情"的真实风情,也许最能见证上海的,是那些不经粉施的原原本本记录的照片吧。

30年代的旧上海

30年代的旧上海30年代的旧上海30年代的旧上海30年代的旧上海30年代的旧上海30年代的旧上海30年代的旧上海30年代的旧上海30年代的旧上海30年代的旧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