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梦想:非裔美国民权斗争的影像记忆

非裔美国人民权运动,指为美国黑人争取全面的平等权利而进行的群众斗争。提高黑人地位的斗争可追溯至殖民地时期,但直到20世纪50年代才发展成为直接抗议政治、经济和社会不平等的群众性行动。

我有一个梦想:非裔美国民权斗争的影像记忆 当时在美国,有色人种不能获得一份好工作,没法拥有一所好居屋,甚至在接受良好教育的机会上,他们也远不及白人多。他们没有选举的权利,也不能和白人孩子一起接受教育。我有一个梦想:非裔美国民权斗争的影像记忆

非裔美国人被禁止进入标记有白人专用的咖啡馆,搭乘白人专用的出租车,甚至共同使用饮水器。在政府,司法甚至警察也全是白人的一统天下。在公众场合黑人总是要客气的称呼白人“先生”或“女士”,白人则很少给予黑人礼遇。

我有一个梦想:非裔美国民权斗争的影像记忆 1955年12月1日,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城42岁的黑人女裁缝罗莎.帕克斯夫人在公共汽车上拒绝让座给白人,而遭受拘留。

我有一个梦想:非裔美国民权斗争的影像记忆

罗莎.帕克斯夫人被拘后,当地的黑人组织起来决定抵制当地公交系统,全城5万多黑人罢乘公交长达一年之久。

我有一个梦想:非裔美国民权斗争的影像记忆

在这次抵制运动中,一位名叫马丁.路德.金的黑人牧师走到了争取黑人权利的斗争前沿。图为马丁.路德.金与罗莎.帕克斯夫人在一起。

我有一个梦想:非裔美国民权斗争的影像记忆 这次抵制公交运动共持续了381天,蒙哥马利市乘坐公共汽车的主要是黑人,他们一致响应马丁•路德•金的号召,拒绝乘坐公共汽车。

我有一个梦想:非裔美国民权斗争的影像记忆 持续一年多的抗议严重影响了公交公司的收入,最后当局不得不宣布公共汽车上的种族隔离是不合法的。罗莎•帕克斯以她疲惫的双脚在黑人争取平等的道路上又向前迈出了一步,更大的意义在于这样的胜利不是通过暴力手段获得的。

我有一个梦想:非裔美国民权斗争的影像记忆 在那个年代,每五个公立学校中就有两个学校全部招收白人或者黑人——而法律规定所有的公立学校必须对所有人种一视同仁——而这些学校却视法律如无物,而且白人孩子就读的学校要比黑人孩子就读的学校条件要好很多。这种情况在美国南部的一些州更加突出。

我有一个梦想:非裔美国民权斗争的影像记忆

1957年9月25日是美国中学开学的日子,15岁的黑人姑娘伊丽莎白.埃克福德没想到自己去报名的路上会遭到一群白人的围堵。心怀怨恨的白人朝她尖叫,而更让人愤怒的是州长奥理文•菲布士居然派出政府的保安拦住了小女孩的去路。当她试图与这些人辩解的时候,却遭到了一名白人妇女以向她吐口水作为回应。

我有一个梦想:非裔美国民权斗争的影像记忆

三周之后,联邦法院要求菲布尔撤除保安,这样那个小女孩伊丽莎白•埃克福特和其他七个被围困的学生才得以进入校园。然而就在这几个学生进入校园后一天便发生了暴力冲突,迫使这几个学生又不得不离开校园。

我有一个梦想:非裔美国民权斗争的影像记忆

9月25日,义愤填膺的艾森豪威尔总统下令派遣101空降部队的1000名士兵,护送以“小石城9勇士”闻名全美的黑人学生从“中心中学”正门进入学校,反对种族主义的人们最终取得了胜利。

我有一个梦想:非裔美国民权斗争的影像记忆 1958年美国各地的黑人纷纷起来要求取消种族隔离,实现平等。图为在弗吉尼亚州举办活动“撮合”不同肤色的年轻人在一起平等接触。

我有一个梦想:非裔美国民权斗争的影像记忆 1960年2月1日,北卡罗来纳州格林斯伯勒城 4个黑人大学生进入一餐馆小吃,白人服务员命令他们走开,他们静坐不动。

我有一个梦想:非裔美国民权斗争的影像记忆 这一英勇行为立刻得到南部广大黑人学生响应,发展为大规模静坐运动,迫使近200城市的餐馆取消隔离制。1961年5月初,种族平等大会又开展“自由乘客”运动。不久,在学生非暴力协调委员会参与下,得到许多进步白人支持,逐渐发展为全国性运动,迫使南部诸州取消州际公共汽车乘坐上的种族隔离制。

我有一个梦想:非裔美国民权斗争的影像记忆

尽管黑人取得了一些权利和胜利,但是不少自认为“文明”的白人依然在街上嘲笑那些敢于为自己抗争的黑人。

我有一个梦想:非裔美国民权斗争的影像记忆

黑人争取民主和公民权利的斗争,受到了越来越多进步白人的支持。更多的人逐步认识的,自由和权利应该是属于这个国家所有公民的基本权利。

我有一个梦想:非裔美国民权斗争的影像记忆

然而那些顽固的种族主义者继续进行着激烈的抵抗。1963年,阿拉巴马州州长乔治·华莱士率领该州国民兵阻挡了阿拉巴马大学的校门,象征性地不让两名获准入学的黑人学生维维安·马龙和詹姆斯·胡德进入校园,宣称 “禁止中央政府的非法活动”。1963年6月12日黑人活动家埃弗斯被一名狂热的白人至上主义分子枪杀在自家门前的台阶上。

我有一个梦想:非裔美国民权斗争的影像记忆

1963年3月,马丁•路德•金等人在南部种族隔离极严重的伯明翰组织示威游行。要求取消全城隔离制,要求制定新的法律来保障黑人的投票权。首席检察官下令用高压水枪和凶猛的警犬对付抗议者。全美国民众从电视上看到了这一切,许多人被警察殴打小孩和警犬肆咬儿童的镜头愤怒了,于是越来越多的人投入到了争取平等的民权运动中来。

我有一个梦想:非裔美国民权斗争的影像记忆 1963年8月28日组织25万人(其中 1/4为白人)向华盛顿进军,要求就业,要求“立即自由”。另外,有些城市黑人还开展着以暴力对付暴力的斗争。

我有一个梦想:非裔美国民权斗争的影像记忆

我有一个梦想:非裔美国民权斗争的影像记忆

在当天马丁.路德.金发表了著名的演讲《我有一个梦想》:“我的这个理想主要来源于美国的梦想。我梦想将来有一天我们这个国家挺身屹立,真正实践它的这一信条,即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自明的,所有的人生来平等。”

我有一个梦想:非裔美国民权斗争的影像记忆
我有一个梦想:非裔美国民权斗争的影像记忆 “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会站立起来,真正实现其信条的真谛: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我梦想有一天,在佐治亚的红山上,昔日奴隶的儿子将能够和昔日奴隶主的儿子坐在一起,共叙兄弟情谊……”

我有一个梦想:非裔美国民权斗争的影像记忆 在外界压力的逼迫下,约翰逊总统于1964年7月2日签署了重要的《民权法案》。1964年10月马丁.路德.金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但南部诸州仍采用各种手法阻止黑人选民登记。

我有一个梦想:非裔美国民权斗争的影像记忆 马丁.路德.金等在种族主义非常猖獗的亚拉巴马州塞尔马市进行黑人选民登记运动,并于1965年3月冒着被殴打、杀害的危险由塞尔马向州首府蒙哥马利进军,最后参加人数达15万,一名北部白人妇女被杀害。在世界人民谴责面前,美国政府于同年 8月要求国会通过了《选民登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