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勋“辫子军”复辟满清 被段祺瑞打得躲藏逃命

张勋“辫子军”复辟满清 被段祺瑞打得躲藏逃命

张勋醉心于复辟清室,从1916年至1917年间,先后4次在道衙门大堂内召开督军会议,被推举为13省区大盟主。1916年8月27日,保皇党魁康有为应邀至徐州,住在道台衙门达半年。康有为在徐州黉庙(今二中文庙)大搞祭孔活动,起草请定孔教为国教的电稿,以张勋的名义发表,为复辟进行舆论宣传。日本首相寺内正毅指派日本军部参谋次长田中义一和黑龙会成员等到徐州,密谈复辟帝制。驻天津的日军司令石光真臣也到徐州,帮助张勋策划复辟活动。道台衙门作为张勋复辟的策源地,一时人物荟萃,冠盖云集。

张勋“辫子军”复辟满清 被段祺瑞打得躲藏逃命

1917年6月30日,张勋的军队开到北京城外,本人就进城到江西会馆戏场听戏。他装出一副超然悠然的样子,来调停黎段纠纷的一直听到子夜 12点钟。回到寓所后;参谋人员进进出出,频繁部署;谋士和张勋北京街头挂起清朝龙旗。

张勋“辫子军”复辟满清 被段祺瑞打得躲藏逃命

张勋当即命令他的“辫兵”把京津临时警备总司令王士珍、副司令江朝宗和陈光远、以及京师警察厅总监吴炳湖“请”来,突然宣布道:“本帅此次率兵入京,并非为某人调解而来,而是为了圣上复位,光复大清江山。”接着他告诉众人,今日傍晚,他已进宫面圣,召开了“御前会议”,决定明晨请皇上复位。议罢厉声问道:“诸位尊意如何?”王、江、陈、吴四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事件弄得心惊肉跳。王士珍壮着胆子问道:“各省及外交部接洽过吗?”张勋回答:“外交确有把握。冯国璋、陆荣廷均表赞意,并有电来催。各省督军也一致拥护。”王士珍等默默无语。张勋又说:“我志在必行。你们同意,则立开城门,放我兵马进来。否则请各归布置,决一死战!”王士珍等面面相觑,不敢再说什么。张勋遂下令打开城门,5000“辫子兵”全部进城。接着,张勋穿上蓝纱袍,黄马褂,戴上红顶花翎,带领康有为以及王士珍、江朝宗、陈光远、吴炳湘文武官员,乘车进宫。已是凌晨。

张勋“辫子军”复辟满清 被段祺瑞打得躲藏逃命

7月1日凌晨3时左右,于 1912年2月 12日宣布退位、才12岁的溥仪在瑾、瑜两太妃和太保世续、师傅陈宝琛等人的护导下,来到养心殿召见张勋一干人等。张勋见小皇帝坐上了龙椅,便立即甩开马蹄袖,领着众人匍匐在地,向溥仪行三跪九叩首大礼。接着由张勋奏请复辟说:“(五年前)隆裕皇太后不忍为了一姓的尊荣,让百姓遭殃,才下诏办了共和,谁知办得民不聊生……共和不合咱的国情,只有皇上复位,万民才能得救……”溥仪按照陈宝琛的指点表示谦让说:“我年龄太小,无才无德,当不了如此大任。”张勋立即赞颂:“皇上睿圣,天下皆知,过去圣祖皇帝(指康熙)也是冲龄践祚嘛。”溥仪便连忙按照陈宝琛的嘱咐说:“既然如此,我就勉为其难吧!”于是,张勋、康有为等人又跪拜在地上,高呼万岁,王士珍等人也只得跪下随口欢呼。

张勋“辫子军”复辟满清 被段祺瑞打得躲藏逃命

凌晨4时,张勋派清室旧臣梁鼎芬等人带着小皇帝赐封黎元洪一等公的诏书和康有为预先代写的“黎元洪奏请归还国政”的奏折,五更叩开总统府的门,要黎元洪在奏折上签字。黎元洪听明白了梁鼎芬的来意后,分外惊愕,知道自己上当了,前门才赶走段祺瑞那只狼,后门却引来张勋这只虎,便严辞拒绝说:“总统的职位,乃出国民委托,不敢不勉任所难。若复辟一事,乃是张少轩(张勋字)一人主张,恐中外未必承认,我奈何敢私自允诺呢?”梁鼎芬恐吓说:“先朝旧物,理当归还。公若不肯赞成,恐致后悔。”黎元洪索性闭上眼睛,不予理睬。梁鼎芬无法,只得悻悻而去。第二天,黎元洪通电住在南京的副总统冯国璋代任总统职务,逃到东交民巷日本使馆区避难。

张勋“辫子军”复辟满清 被段祺瑞打得躲藏逃命

停业五年多的黄龙旗店又重操旧业,但一时供不应求,许多人家只好用纸糊一面龙旗应付。而那些早就盼望清室复辟的王公贵族、遗老遗少则弹冠相庆,兴冲冲地聚集在皇宫门前等候觐见“皇上”;没有朝服的人就急忙到旧衣铺去抢购朝服,没有发辫的人就到戏装店定做用马尾制作的假发辫,他们穿上长袍马褂,晃着真真假假的大辫子招摇过市。

张勋“辫子军”复辟满清 被段祺瑞打得躲藏逃命

张勋复辟集团的倒行逆施立即遭到全国人民的强烈反对。复辟当日,北京大学教授李大钊愤然离开北京南下上海。当时在教育部供职的鲁迅冒雨到教育部提出辞职以示抗议。时在上海的孙中山闻讯后极为愤慨,立即发表讨逆宣言,6日偕同一批同志乘军舰南下,计划到广州组织武力讨伐张勋。全国各地尤其是南方各大省会召开万人大会,各家报纸发表大量文章,一致声讨张勋。

张勋“辫子军”复辟满清 被段祺瑞打得躲藏逃命

张勋把黎元洪赶下台后,段祺瑞便在天津发表讨张的通电和檄文,组织起讨逆军,自任讨逆军总司令,4日在马厂誓师出发,5日正式开战,12日拂晓攻进北京城内。“辫子兵”一触即溃,在讨逆军的两路夹攻下,有的举起白旗投降,有的剪掉辫子扔掉枪支逃命。此时北京的街道上丢弃的发辫俯拾即是。“辫帅”张勋满怀被段祺瑞利用、出卖的怨恨,仓皇逃到荷兰使馆躲藏起来。当日,只做了12天“北京皇帝”的溥仪再次宣布退位。

张勋“辫子军”复辟满清 被段祺瑞打得躲藏逃命
张勋“辫子军”复辟满清 被段祺瑞打得躲藏逃命
张勋“辫子军”复辟满清 被段祺瑞打得躲藏逃命
张勋“辫子军”复辟满清 被段祺瑞打得躲藏逃命
张勋“辫子军”复辟满清 被段祺瑞打得躲藏逃命
张勋“辫子军”复辟满清 被段祺瑞打得躲藏逃命
张勋“辫子军”复辟满清 被段祺瑞打得躲藏逃命
张勋“辫子军”复辟满清 被段祺瑞打得躲藏逃命
张勋“辫子军”复辟满清 被段祺瑞打得躲藏逃命
张勋“辫子军”复辟满清 被段祺瑞打得躲藏逃命
张勋“辫子军”复辟满清 被段祺瑞打得躲藏逃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