淞沪抗战中上海居民贪钱为日军做间谍

1937年8月13日,中日淞沪会战打响,日军迅速拿下上海的战略计划遭到中国军队浴血抗击,日军计划在杭州湾北岸登陆包抄中国军队后路,很快,日军派出间谍侦察登陆场。《金山县志。外患》记载:“10月初,日军派出大批奸细在金山卫附近活动,绘制了极其精确的金山卫海陆地形图和中国军队布防图。”

淞沪抗战中上海居民贪钱为日军做间谍

对于奉命潜入金山卫一带刺探军情之事,日军山田武一曾有如下回忆:“我在接受任务时,感到了迷惑,我没有受过搜集情报这类事的训练,中国话也讲得不好,可是同伴们都鼓动我,用轻松的口气告诉我这是一趟愉快的旅行。我们随身带着许多当地人喜欢的小礼物,糖果、烟卷、电筒、胶靴,还有为数可观的‘法币’,那是前两年刚在中国流通的一种纸币,信誉很好,中国人相信它。我们都穿着便衣出发了。”

在淞沪会战爆发后仅一个星期,山田武一等日本间谍就从上海出发来到金山县的金山卫,住在一个姓陆的当地人家中。其他间谍也分别到达平湖、乍浦、全塘、黄姑等地。

这时,防守乍浦至浦东的中国军队在司令官张发奎的督令下,动员民夫修筑沿海一线的野战工事,日军为配合陆上间谍,派间谍船深入奉贤柘林海面侦察。日军轰炸机还三番五次轰炸金山卫海边修筑工事的军民。呜呼,中国军队没有分析日军这些行动的真实意义,糊里糊涂地停止了沿海野战工事的修筑。

 淞沪抗战中上海居民贪钱为日军做间谍

山田武一们很快就刺探到了十分有价值的军事情报:一金山卫适宜于大兵团登岸;二中国军队防守力量较为薄弱;三陆上还有通往上海的三条公路,并有通往杭州的水陆交通,到达枫泾铁路站点有便捷通道,以及穿越苏、皖边境通向芜湖、南京的便利通道。这其中,中国军队在金山卫一带防守力量薄弱无疑是决定性因素。那么,金山卫中国军队防守力量薄弱这一绝密情报,日军间谍是如何知道的,到底是谁向日本军部提供了这个情报?

山田武一到达金山卫等地后,利用随身所带的糖果、烟卷、电筒、胶靴等小礼物送给当地居民,并且以略高于市场的价格买进当地人售出的物品(尽管这些物品日本间谍并不需要),从而博得了当地人的好感,甚至有些人还会“满足山田武一某些过分的要求”。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时间一长,当地人都知道了山田武一是日本人,而且他们的活动也很可疑。然而让人痛心的是,却没人向当地政府、警察或驻军报告,从而使得日军间谍们活动畅行无阻。
淞沪抗战中上海居民贪钱为日军做间谍
更有甚者,在金钱的诱惑下,山田武一租住的陆姓人家派其儿子为其做向导,一天的报酬为10元“法币”(当时中国一个普通飞行员的月薪也不过30元左右)。更可悲的是,他“很珍惜这份工作,十分卖力和热情,有时候赤着上身钻进海中,快活地溅起一身水花。”陆姓儿子就这样为日军间谍测量海水深、水流等登陆需要的数据。
通过小恩小惠等欺骗手段,山田武一等经过实地考察,发现“金山卫海面辽阔,地形开阔,很方便大部队的集散、运动,但是水比较浅”,大型军舰可停在一公里外的深水区,“士兵们划着小艇需20分钟左右才能到达海岸,在这段时间里,守卫部队完全能够组织起一种有效的阻击。即使上了岸后还未脱离危险,这里有大片的滩涂,泥沼可以陷没你的足膝”,如果考虑到士兵身上还几十斤装备,“情况就更糟了,守卫部队要做的事就是用准星对准目标”。但“庆幸的是,中国军队没有在这里布防,金山卫就像敞开了胸怀”。山田武一回忆说。
淞沪抗战中上海居民贪钱为日军做间谍
为摸清金山卫周围中国军队的布防情况,山田武一等随身携带的礼品发挥了很大作用。靠着这些小恩小惠,他们证实了防守金山卫的中国军队是属于“杂牌”的地方武装,没有多少战斗力,而且防区远离海岸线,对登陆部队构不成威胁。为更好地搜集情报,配合日军的登陆行动,山田武一等在金山卫至嘉兴等战役要点地区还发展了许多亲日分子,发给他们电筒和信号枪,与他们约定暗号,规定联络时间。在其猖狂活动下,日军登陆的前几夜,金山卫一带海岸线,平湖和嘉兴城里经常可以看到电筒的光柱和信号弹,“像夏日夜空中划过的流星”。
就这样,日本军部在获得山田武一等人的密报后,最终批准了第十军在金山卫登陆的计划。
日军在金山卫成功登陆后,淞沪地区的中国守军陷入腹背受敌之势、四面被围的危急境地。11月8日,中国军队全线撤退。11日晚,退出上海南市,接着,昆山、嘉兴、常熟、苏州、无锡、吴兴等地相继陷于敌手。12月2日江阴要塞陷落,淞沪会战最终以中国战败而结束。登陆杭州湾北岸的日军参与制造了惨无人道的南京大屠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