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前的长江船工

百年前的长江船工

长江船工都是一些穷困潦倒的人,生活没有着落,才跑来做了船工。“爹妈生我一尺五,学堂里面把书读,先生的文章背不了,扛起纤绳跑江湖。”船老板如果要把货物走长江运输,他一般后先去码头的茶馆联系把头,谈好价格后把头在坟头去找船工,船工分为舵手,挠手,纤夫等,根据不同的工种给予不同的工钱,长江上大一些的船能有100多名船工。
百年前的长江船工

船工之间相互称呼“连绳”,意思的上了船大家就用一根纤绳连在了一起,这一路大家就是生死相依的伙计了。

百年前的长江船工

把头找船工的时候最喜欢找一些老实且穷得叮当响的人,社会上把这些人称为“污泥棒”。这类人一般上船后干得最多,吃得最少,把头稍有不顺或手脚稍慢,就会遭到殴打,最后被打得受不了,把头就把他们的工钱克扣了下来。

百年前的长江船工

船工在船上吃的就是高粱米和菜豆腐。菜豆腐就是将豆子磨了以后,直接加入青菜在锅里面煮,煮好后就是菜豆腐了。在船上吃饭有个讲究,就是“一平二满三尖”。 第一碗装得平平就可以了,赶紧吃完赶紧装第二碗,这一碗要装满,吃完了第二碗赶紧抢第三碗,第三碗要尽可能多装,能装多少就是多少。

百年前的长江船工

船工晚上就睡在船上,一个挨着一个,身上就搭一些破棉絮。上船时带的几双草鞋,穿不了多久就烂了,靠一双铁脚板在船上和乱石间游走,脚底都是一层厚厚的老茧。

百年前的长江船工

那时在长江跑船是一个风险极高的职业,今天或许还在拉纤扳桡,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死在了某个乱石滩上了。所以船工们一般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不知明日在何乡。”从来不去想将来会是什么样。在船上除了托运的货物外,大多都备有酒,一来为船工御寒解乏,而来可以在晚上用来消磨时间。

百年前的长江船工

长江船工每天都是在鬼门关里进出,如果想一切顺利,就特别讲究团结协作。所以船工们大多豪华讲义气,因此船工大多都是一帮一帮的,颇有些江湖的味道。

百年前的长江船工
百年前的长江船工
百年前的长江船工
百年前的长江船工
百年前的长江船工
百年前的长江船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