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7年苏联暴打给列宁和斯大林献花圈的中国留学生

苏共二十大后,苏联开始全盘否定斯大林,并对传统的社会主义原则进行修正。由于中国共产党不赞成苏共全盘否定斯大林和对社会主义基本原则新的修正和解释,使中苏关系急骤恶化,以致剑拔弩张。

1967年1月24日,第一批回国参加“文化大革命”的巴黎留学生一行61人乘飞机抵达莫斯科,同时到达的还有留学芬兰的中国留学生4人。按计划,这批留学生将于26日乘莫斯科至北京的国际列车回国。在莫斯科停留期间,许多同学建议,利用这个机会去瞻仰列宁的遗容。得到中国驻苏使馆领导的同意后,留学生们开始与苏方联系。联络工作非常顺利,大家如愿以偿。后来得知,苏方在同学们安排参拜工作时,也安排了大批便衣特务尾随在中国留学生的后面,还在列宁墓附近埋伏了数百名军警。

1967年苏联暴打给列宁和斯大林献花圈的中国留学生

1月25日中午,69名中国留学生乘两辆大车直奔莫斯科红场。最前面的几位女同学抬着大家准备献给列宁和斯大林的花圈缓步而行。献给列宁的花圈缎带上写着:“献给无产阶级革命的伟大领袖和导师弗·伊·列宁”;献给斯大林的花圈缎带上写着:“献给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约·维·斯大林”,落款都是“途经奠斯科的中国留学生”。

不一会儿,大家开始朗读毛主席语录:“社会主义制度终究要代替资本主义制度,这是一个不以人们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斯大林是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的忠诚朋友。中国人民对于斯大林的敬爱,对于苏联的友谊,是完全出于诚意的,任何人的挑拨离间,造谣诬蔑,都没有用处。”

1967年苏联暴打给列宁和斯大林献花圈的中国留学生

就在同学们读语录时,一位少校警官气急败坏,立即命令卫兵把列宁墓的大门关上。在几名校官指挥下,两三百名事先埋伏的军警从列宁墓周围蜂拥而至,原来尾随在后边的许多便衣特务也赶上来,对在场的同学大打出手。中国留学生的队形很快被冲乱了,大家自动地重新集合起来,手挽起手,高唱《国际歌》和其他中国革命歌曲。又被冲乱了,大家再次集合起来……数名或十几名警察围住一个或几个学生殴打。有个小个子同学被打得头破血流。在观礼台的另一端,数十名苏联警察围殴我驻苏使馆陪同人员、翻译和新华社记者。几个警察将同学们献给列宁和斯大林的花圈用脚狠狠地踩,嘴里还不停地骂着什么……

在苏联军警对中国学生进行的殴打中,有30多名学生受伤,9人受重伤,其中4人伤势严重。当天下午2点左右,同学们好不容易挣脱了苏联警察和便衣特务的纠缠,撤离了莫斯科红场,乘车返回中国驻苏大使馆。

由于中国学生受伤情况严重,苏联当局为了逃避责任,反诬中国学生为“暴徒”,并抢先将红场事件公之于全世界。当晚7点20分,苏联外交部副部长费留宾接见我驻苏临时代办安致远,诬蔑中国学生和使馆人员“扰乱秩序”、“动用武力”、“采取挑衅性的流氓行为”等等,并向中国大使馆“表示坚决抗议”。还威胁说:“苏联方面要禁止中国公民在苏联过境”。

1967年苏联暴打给列宁和斯大林献花圈的中国留学生

在当天晚上的黄金时问段,莫斯科电视台和广播电台播放了苏联记者编造的所谓“中国公民在红场闹事”的现场节目,苏联其他新闻媒体紧随其后,纷纷指责和丑化中国学生。随后,苏联当局在全国各地掀起反华新浪潮,连续数日派出大批便衣特务和暴徒包围中国驻苏联大使馆,不时闯入大使馆砸打门窗,张贴反华标语,诬蔑中国人民敬爱的领袖毛泽东等。西方国家的新闻记者兴灾乐祸,推波助澜,纷纷在各自的媒体上做类似的报道。

中国政府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不得不采取相应措施,支持和声援中国学生,谴责苏联当局的血腥暴行。接着北京召开十万人集会,“愤怒声讨苏修法西斯的暴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