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伪汉奸惧内 老婆大谈御夫之术

南京伪政府的“汉奸”大佬们大多有季常之癖:惧内。不但汪精卫怕自己的老太婆陈璧君,就是萧叔萱,梅思平,叶蓬,李士群,林柏生等也无一不是怕老婆的主,这其中尤以叶蓬最为惧内。

汪伪汉奸惧内 老婆大谈御夫之术
叶蓬是湖北黄坡人,是律师的儿子,毕业于保定军官学校第六期。毕业后做了十六年的警长,一直郁郁不得志,生活上狂嫖滥赌,为人所不齿。不过此人知识方面却涉猎颇多,并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在南昌驻防的时候,结识了民国革命先辈蓝天蔚的侄女蓝柚邨,通过自由恋爱而结婚。叶蓬那时候穷困潦倒,蓝柚邨对他不但严加督促,还变卖自己的陪嫁首饰补贴家用,叶蓬在妻子的帮扶下事业逐渐有了起色。汪伪事变前,已经做到了中将军衔,武汉警备司令的位置。

汪伪汉奸惧内 老婆大谈御夫之术
不过这叶蓬依然好色成性,他还在做团长的时候,有一次随部队出征,好不容易离开了夫人(蓝柚邨不喜欢别人称她为太太,都叫他夫人),心想这下终于可以放肆的胡搞一通了。于是便召集了一帮妓女,与部下一起寻欢作乐。不知道谁走漏了风声,这消息传到了蓝柚邨的耳中,随即率领各营营长眷属,一帮娘子军满脸怒色的便蜂拥而至,给抓了个正着。闹得是不可开交,几乎到了离婚的地步,最后经人调解才得以平息。

从那以后叶蓬再也不敢大张旗鼓胡来,更不敢纳妾,只敢在蓝柚邨不在的时候偷偷的偶尔寻欢,或将夏斗寅送她的美女悄悄的金屋藏娇,秘而不宣。对外便宣称是自己的秘书何小姐,现在“秘书”成了那种关系的定义,也许不仅仅是陈公博对莫国康这样称呼的功劳。这“何秘书”极富肉感,每晚替他烧烧大烟,叶蓬高兴起来,也教教她识字,相处下来却也颇有情趣,十多年一直相随从未离去,只是一直没与蓝柚邨直面相对罢了。

汪伪汉奸惧内 老婆大谈御夫之术
蓝柚邨这女人嗜赌如命,性格颇为豪爽,样貌生就一副傻头傻脑的样子,给人一副假小子的感觉。让人不由得望而生畏,于是即便听闻一些叶蓬的花边,也就不敢对她多言。她也落得一个清静,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过对叶蓬的盯防,却是一刻也不肯放松。

汪伪汉奸惧内 老婆大谈御夫之术
一次湖南士绅谭道南的儿子结婚,请叶蓬前去证婚,叶蓬夫妻两一起去了。婚礼中有证婚人致辞环节,不待叶蓬开口,蓝柚邨便抢先起身发言道:“我有几句浅薄的经验,也可以说是家教,报告给新郎新娘,希望采纳。男人还比一头牛,是大而无当的,不要怕他。我们只要把牛的鼻子牢牢地穿好,那就动惮不得,行动由我了,这是我们女人的责任,这是我们女人的权利。希望今天的新娘不要放弃这个权利,玩忽了这个责任,这是我的一点小小贡献。”说完所有的宾客都鼓掌,只有叶蓬难堪得面红耳赤,无处容身,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了下去。

(配图与内容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