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

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

1840年,帝国主义列强用炮舰打开中国大门后,灾难深重的中国就成了强盗们觊觎的俎上肉。早在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德国就处心积虑地要夺取中国的一个港口,建立海军基地,作为对外侵略的据点。甲午战争后,帝国主义列强掀起了瓜分中国的狂潮,德国迫不及待的开始在中国秘密选择合适的地点,一旦时机成熟,实施掠夺计划。

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
1894年以来,德国先后对台湾、舟山、鼓浪屿、澎湖列岛、厦门、威海、烟台、胶州等岛屿和沿海地点,进行多次调查论证。特别对胶州湾及其周边的气候、水文、民俗、工商鱼牧、路矿、经济状况以及今后开商埠、修铁路、修码头等等进行了认真的计划论证。经过比较,认为胶州湾具有重要的战略价值,并于1896年11月,选定胶州湾建立军事基地。之前,德国多次向清政府表示要在中国租借一个“煤站”,清政府婉转拒绝,直到1896年12月16日,德国公使海靖正式向总理衙门提出以租赁五十年的方式,割让胶州作为“煤站”,总理衙门仍表示拒绝。这时,德国侵略胶州湾的各项准备工作已经紧锣密鼓地展开,剩下的只是等待时机,寻找理由出兵,武力夺取。
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
1897年11月1日,在山东西南部巨野县的磨盘张庄,发生了一起两名德国传教士被杀事件,为德国入侵胶州湾提供了借口。德国立即抓住这个机会,下令舰队开往胶州,11月14日德国军队逼迫胶州湾守军退出炮台,次日德国海军远东舰队陆战队700余人,以操演为名,从栈桥西侧登陆,武装占领胶澳。 1898年3月6日,清政府派李鸿章、翁同和与德国公使海靖和谈,为了使侵略合法化,并长期霸占胶州湾,德国与清政府在北京签订了《胶澳租借条约》。其主要内容包括三个方面:一、中国允许胶州湾口南北两面之地,租与德国,先以九十九年为期,离胶州湾海面潮平周边百里内,德国军队可以自由通过,中国政府在此区内发布命令,采取任何措施,派驻军队,实现都必须得到德国的同意。二、准德国在山东筑铁路两条,一条自胶州湾直达济南及山东边界,另一条自胶澳经沂州至济南。在铁路两旁三十里内准德国人开矿。三、山东省举办任何事业,如需用外国人,或用外国资本或用外国料物,须先商德国厂商承办,如德国不愿,才能任凭中国自便。
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
《胶澳租借条约》后,清政府派登莱青兵备道道尹李希杰、候补道尹彭虞孙等人于1898年7月初开始与德国人划界。划界时,这些官员却屈服于德国人的淫威,将“海平面潮平周边一百里”的界限,违约扩大到包括平度、即墨、高密、胶州、诸城五县在内的七八百里。一旦,将这些土地划入德国的租借范围,该地域之内的一切将有德国人统治和处置。因此,遭到了民众的强烈反对。平度知州潘民表等州官和县官纷纷上书朝廷反对;时任工科掌印给事中的平度人戴恩溥、江南道监察御史王培佑等也连衔上折清廷,阐明危害,坚决反对。清政府迫于国内舆论和压力,最后通过外交手段,迫使德国当局按约划界,方保全了平度等五县未被德国侵占。
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
从此,山东的经济、军事等主权均为德国人支配,山东成了德国人的势力范围。德国在青岛设立了最高行政机关——总督署,总督有德皇任命。还设立了海军司令部、警察署、土地局等统治机构,颁布了各种章程、条例、法规、告示等约有188种。1906年青岛港建成,并建立德华银行,山东铁道公司、山东矿物公司。1899年9月23日胶济铁路开工,1904年61日修至济南,全线通车。德国侵略者已经将手伸向了山东的腹地,在铁路沿线疯狂盗挖矿产资源,大量收购农副产品和工艺品,倾销本国生产的工业品,形成了对整个山东经济的冲击和控制。
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德国人强占下的胶州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