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上国”自居的满清 以平等方式见使臣挣扎了整整110年

皇帝以平等的礼节接见外国使臣,这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件大事。以清朝而言,中国皇帝不以跪拜的方式接见外国使臣,是经过了一百余年的艰苦过程的。乾隆时期,中国曾经接待过英国使臣乔治·马戛尔尼。关于皇帝接见英使时应否跪拜的礼仪问题,始终困扰着中国和英国政府双方。

受英王派遣,1793年英国使臣马戛尔尼一行抵达中国。9月14日,乾隆皇帝在热河行宫正式接见马戛尔尼。清朝官员认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除了中国之外的其他所有国家都是中国的属国,英国亦然。清朝皇帝与官员认为,属国的臣民参拜宗主国的君主,一律要施行三跪九叩礼节。英国既然是中国的属国,英国的使臣对中国的君主当然要施行三跪九叩礼。为达此目的,清朝官员对马戛尔尼多方诱导,欲使其施行此种大礼,英使马戛尔尼认为有辱国格,对此断然拒绝。

“天朝上国”自居的满清 以平等方式见使臣挣扎了整整110年

显然,英使马戛尔尼是有理的。到北京后,马戛尔尼向清朝政府正式提出了一个备忘录,要求清政府派出一位同其身份地位相等的高官,穿着朝服在英王像前行跪拜叩头礼,他才可以跪拜乾隆皇帝。这是马戛尔尼想出的一个双方都可以接受的妥协方式。但是,马戛尔尼要求堂堂天朝大臣,去跪拜“岛夷”之主,在清朝官员看来,简直是匪夷所思、异想天开。因此,马戛尔尼的设想没能实现。最后,马戛尔尼拜见乾隆帝时,施行了拜见英王时的礼节———单膝跪拜礼,这使中国和英国双方都保住了面子。这个外国使臣谒见中国皇帝的礼节之争,一直延续到咸丰皇帝之时。

咸丰十年(公元1860年)9月25日,恭亲王奕上奏,请求逃到热河避暑山庄的咸丰帝尽快回到首都北京。咸丰帝朱批表示暂不回銮,其理由之一居然是担心在北京见到英国和法国使臣的礼节问题。咸丰帝朱批道:览奏已悉。二夷(英国、法国)虽已换约,难保其明春必不反复;若不能将亲递国书一层消弭,祸将未艾。即或暂时允许,作为罢论,回銮后,复自津至京,要挟无已,朕唯尔等是问。此次夷务,步步不得手,致令夷酋面见朕弟,已属不成事体,若复任其肆行无忌,我大清尚有人耶?这一朱批的主题是对“亲递国书”一条极为不满。咸丰帝从来认为他的权力是至高无上的,所谓“君权神授”。只有中国是世界的中央之国,其他国家都是他的属国,是蛮夷之邦。夷酋面见御弟恭亲王奕,已经不成体统,还想见朕本人,简直“肆行无忌”,胆大包天。咸丰帝自认为是君临天下,是不能以平等的礼节面见夷国使臣的。这是自乾隆皇帝1793年接见外国使臣之后67年的事情了。但是,清朝皇帝的唯我独尊的意识没有一点改变,没有丝毫进步。他们依然认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其他国家仍然是他的属国。咸丰帝完全不屑于接见这些没有开化的蛮夷之邦的冥顽之徒。

分页阅读: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