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狂人”东条英机绞死前的最后表演

盟军进占日本本土后, 总司令麦克阿瑟就布置调查日本军政高官的罪行, 以便对确认为战犯者加以追究审判。开初, 东条英机是准备受审的。他早就心神不安, 估计自己法网难逃, 在天皇宣布投降前两天, 就与下属死党阿南等串通, 要他们在法庭上作证, 他打的是一场自卫战争。拿他的话来说是: “在法庭上堂堂正正地表明自己的信仰, 说清战争爆发的真相。”但不久他就改变了想法, 原因是不断接到电话与信函的诘责。

“战争狂人”东条英机绞死前的最后表演

此外, 东条英机制定的《战阵训》也严饬官兵宁死不受俘囚之辱———自己若法庭受审, 除颜面丧尽之外, 还必遭国民讥讽、部下笑话。踌躇再三, 无奈何只能以自杀“留芳”后世。

于是, 他请了一个私交甚厚的医生, 在心脏部位画了个圆圈, 作为开枪自杀时的弹着点。平日, 他的手枪、军刀不离左右, 又在烟斗里嵌入了氰酸钾, 万一刀枪自杀不成, 就吞毒自尽。如此一看, 东条英机的自杀决心坚如磐石。

“战争狂人”东条英机绞死前的最后表演

1945年9月11日, 麦克阿瑟签发命令, 下令逮捕日本甲级战犯, 东条英机名列第一。

下午3点钟, 卡拉斯少校带着一群美国宪兵来逮捕东条英机, 东条英机对卡拉斯说:“稍等一等, 让我准备一下。”说完走进书房, 关上房门,取出手枪, 推弹上膛, 长叹一声, 闭眼、咬牙、扣响枪机--时间是4点17分。

枪声传出, 卡拉斯少校带人破门而入, 只见东条英机瘫在椅子上, 眼睛鼻子和嘴挤在了一起, 痛苦地呻吟、抽搐着; 血从他的左胸流出, 但手里还握着枪。看着卡拉斯等人进入, 他松手让枪掉在了地上, 又示意要喝水。

分页阅读: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