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不掩饰的兽性 日军在香港登广告征慰安妇

1941 年12 月8 日, 日本偷袭珍珠港,发动太平洋战争;同日, 日军也向香港这个英国殖民地发动了猛烈进攻。日军占领香港后, 对香港人民进行了疯狂的屠杀和抢掠。“日军们大吃大喝, 狂歌醉舞, 喝得醉醺醺的日兵, 抢劫、强奸和杀人, 到处都听到女人们的哭叫声, 有人敲击面盆求救。”

目击者看到:日军官兵摸黑出动, 在桂林街、钦州街、大埔道等处, 逐家破门而入, 一个一个妇女被拉走。第二天早上, 在深水涉的街上、楼梯、人行道, 到处都可以见到赤裸裸的、血肉模糊的女尸。家居跑马地的金融家俞寰澄证实, 邻家一女一晚被奸3 次。

毫不掩饰的兽性 日军在香港登广告征慰安妇

那种惨像是和平年月的人们所难以想象的:“ 妇女们害怕被日兵强奸, 剃发改扮男装, 或穿上普通百姓的衣服, 加上补绽, 脸上用墨或泥涂污, 希望逃过大难。养和医院收容了不少在强奸事件中受伤的病人, 受害人的年龄由十余岁至60 岁以上。因抗拒被奸导致受伤的妇女, 有的牙齿被击落, 有的鼻梁被击扁, 有的甚至身上多处中刀;有的被奸者怀孕了, 有的流产, 也有诞生孩子的, 日本军官曾经宣布, 日本政府将对这些孩子负责, 这自然是一句空话。” 不少地方的妇女被日军强迫脱光衣服, 接受侮辱。由于大量强奸事件的发生, 为了减少国际舆论的谴责, 日军决定像他们在中国大陆一样,设立慰安所, 承担此事的是日军香港总医官江口上校。

毫不掩饰的兽性 日军在香港登广告征慰安妇

为了强征慰安妇、尽快在香港设立慰安区, 江口上校通过港英政府副医务总监华伦天医生穿针引线, 到养和医院会晤了香港名流、该院院长李树芬。华伦天医生首先向李医生暗示, 在江口上校面前, 最好用别的词句来代替“ 强奸”一词。密谈开始后, 江口上校就直截了当地对李医生说:“我需要500 名女子, 请教应该怎样着手去寻求?” 李医生见江口上来就提出强征良家女子为性奴隶的无耻问题, 刚要回驳, 华伦天赶忙在旁边作注释, 江口所称的女子, 是指娼妓。李医生回答说:“对于这个问题, 实在感到无能为力。” 因为,英国遵守日内瓦禁止蓄奴公约, 不容许有公娼, 香港的妓女多属私娼, 要公开找寻500名妓女, 实有困难。想不到江口已经对香港有所研究, 他随即指出, 在港岛的湾仔和西环, 有不少色情业, 日军有意将这些地方辟为红灯区。他强调地对李说:“这是一个逼切的问题, 必须尽快解决。” 他暗示李, 只有设立了慰安所红灯区, 士兵的性欲问题获得了解决, 才可使民众妇女免于被滋扰。李仍然反对将湾仔、西环等地建成娼妓区, 他告诉江口:上述两地区虽有私娼, 但良家妇女更多。但江口表示仍将在港岛设立慰安区。

毫不掩饰的兽性 日军在香港登广告征慰安妇

稍后不久, 日军竟公开在媒体上刊登征召慰安妇的广告。萨空了在他的《香港沦陷日记》中, 曾记载亲眼目睹日军征召慰安妇的招贴。他写道:1942 年1 月7 日, “今日香港街头又出现了一种手写的招贴, 上面写着`日本军慰安所' 招用军妓, 并有`名额有限, 报名从速' 的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