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须马革裹尸还 向付出64万伤亡的出川将士致敬!

何须马革裹尸还 向付出64万伤亡的出川将士致敬!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的消息传来,四川省主席刘湘决定坚决抗日。1937 年9 月5 日, 成都少城公园( 今人民公园) 内人山人海、战旗飘扬。四川省各界在欢送出川抗敌将士, 刘湘、邓锡侯等将领莅会讲话, 表示抗战决心。几岁小学生也留着泪水上台致辞; 四川大学师生赠送16 面“ 抗敌先锋”锦旗和毛巾2000 张; 妇女会赠手巾250 打......

何须马革裹尸还 向付出64万伤亡的出川将士致敬!

抗战全面爆发后, 川军七个集团军, 另有一军一师一旅共40 余万人, 先后开赴抗战前线浴血奋战。抗战八年中, 四川提供了近350 万人的兵源, 占全国同期实征1405 万余人的五分之一还强! 四川各地“妻子送郎上战场”、“父母送儿上前方” 的事例甚多。新津县的爱国模范、72 岁高龄的高尚奇, 将四个儿子中的三个先后动员去参军抗日, 仅留老三高光田在家维持一家六口的生活。被誉为“模范父亲”的安县人王者成, 送儿子王建堂时场景更是催人泪下: 他赠送给儿子的竟是一面“死”字旗, 白布旗正中写了个大大的“死”字。旗子左方写道:“国难当头, 日寇狰狞。国家兴亡, 匹夫有分。本欲服役, 奈过年龄。幸吾有子, 自觉请缨。赐旗一面, 时刻随身。伤时拭血, 死后裹身。勇往直前, 勿忘本分! ”

何须马革裹尸还 向付出64万伤亡的出川将士致敬!

抗战八年中, 川军担任的前线战场约占全国五分之—, 付出了最惨烈的牺牲! 淞沪会战时,川军第43军26师尽管装备可怜, 但仍英勇奋战。面对日军飞机大炮的狂轰滥炸, 川军战士前仆后继、毫无惧色军士刘芳第二次重伤时还在说:‘为抗日牺牲, 死而无憾啊! ’”255 团代理团长强兆馥左腿被敌弹打穿、颈部中流弹, 仍坚持指挥⋯⋯26 师官兵英勇顽强地鏖战了七昼夜,被誉为参加淞沪抗战的七十多个师中成绩最好的五个师之一。26 师付出的代价也极为惨重: 全师4 个团长, 两个阵亡。14个营长, 伤亡13 个,连、排长共伤亡250 余名。每个连留存下来的士兵仅三、五人, 最多不过八、九人......全师四千多人, 打完这场仗后仅剩下六百多人!

何须马革裹尸还 向付出64万伤亡的出川将士致敬!

122 师师长王铭章, 奉命驻守滕县, 日军主力板垣师团以重炮、飞机猛轰, 王师长亲自指挥巷战, 不幸遭机枪扫射壮烈牺牲。王师长殉国后,所部官兵奋力抵抗, 战至最后一人。城内伤兵不愿做俘虏, 以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滕县一役, 122 师五千余人几乎全部伤亡, 毙日军四千余人。川军的巨大牺牲换得了台儿庄战役的胜利。

何须马革裹尸还 向付出64万伤亡的出川将士致敬!

分页阅读: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