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在天津强征妓女充当慰安妇 每月两天休息发两袋白面

天津是日军在华北的重要基地, 第一个慰安所“军人俱乐部” 设在槐荫里1号, 它最初征集的是妓女, 后因来源太少而掳掠中国良家女子充当, 也有一些是朝鲜女子和日本妓女。天津日军防卫司令部为了满足前线部队的要求, 积极征用慰安妇, 手段之一就是强迫中国妓女充当慰安妇。

1942年5月, 日军天津防卫司令部命令伪天津特别市政府警察局, 征用妓女前往河南“协助” “大东亚圣战”。警察局于30日指示天津市妓业联合会(即乐户联合会) , 迅速招募150名妓女去前线“慰劳” 日军。自31日至6月3日, 共招集229名妓女去警察医院接受梅检, 结果大部分妓女有病或装病逃亡, 最后有86名妓女被日军和伪警押往河南。这些妓女平均年龄为23岁。尽管日军声称1个月就可以返回天津, 但妓女们仍设法逃跑, 至6月24日, 又有43名妓女逃跑。

日军在天津强征妓女充当慰安妇 每月两天休息发两袋白面

1944年5月, 日军天津防卫司令部强令天津乐户联合会征集150名体格健壮、年轻美貌的妓女前往河南开封一带“慰劳” 日军。一时人心惶惶, 全市妓女以罢业相抗争。日军派伪警察到妓女家中强行抓捕了80名中国妓女, 押送到河南前线去“慰问”日军, 直到2个月后才放回。这些妓女由于受创过深, 从此不再涉足娼业。

1944年7月, 日军又命令天津“选送慰安妇”。31日, 伪天津市警察局保安科第五股股长报告说: “ 29日例假之便, 在乐户总会召集总分会长等16人, 商研劝集办法, 并将军方待遇一一说明。当以本市妓女全数为2763人, 以每一百人饬选一人, 共计25人。续又于30日上午时, 偕同乐户代表应防卫司令部高森副官召赴听训。略谓: 此次选派妓女赴鲁慰军, 系为协力大东亚圣战成功, 不能拘于某一地区, 希望速办等语。乐户分会方面预拟每一妓女之家族特别津贴仍照前例, 每月给予5万元,3个月共计15万元。” 这25名妓女在8月1日体检后被立即送到山东省吕县的日军第1437部队, “慰安” 的时间是8月1日到10月底, 共计3个月。

日军在天津强征妓女充当慰安妇 每月两天休息发两袋白面

1945年5月, 伪天津市警察局向伪市长报告为日军选派妓女情形: 4月11日, 日军天津防卫司令部命令伪政府“选派妓女一百名, 交由军医验选二十名, 集合第二区槐荫里一号军人俱乐部, 担任慰劳工作” , 实际就是充当慰安妇。经过体检后日方的德本文官和伪警察将20名妇女押至天津第二区槐荫里1号军人俱乐部,开始她们的慰安妇生涯。 每月的8日和20日是这些慰安妇的“公休日” , 其待遇是每人“每月由军部发给白面2袋; 有家族者, 每日另给小米4斤。” 由于慰安妇的抗议, 后来又增加了一些津贴, 但增加的份额是由天津妓女均摊的, 在呈文的后面还附有选派慰安妓女名簿和各乐户分会应摊款项数目表。

日军在天津强征妓女充当慰安妇 每月两天休息发两袋白面

1944年7月3日, 伪天津市警察局特务科核发的情报记载: 驻天津日军防卫司令部慰安所, “迩来办理征集妓女献纳于盟邦驻津军队, 每批二三十名, 以三星期为期。于征集之际, 流弊百出。” “近更变本加厉, 在南市一带有良家妇女被迫征发情事。致社会舆论哗然, 一般良民忐忑不安。”

天津的慰安所是由日军天津防卫司令部设立并管理的, 慰安所中的慰安妇则是该司令部命令汉奸政权直接负责征集并押送的。这些充当慰安妇的妓女尽管只是被日军短期内征用去前线“慰问” 日军官兵, 但毫无疑问, 她们同样被迫充当了日军的性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