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跑西藏寻找祖宗 坚信喜马拉雅藏有“白武士”

1936年整个柏林因为奥运会的召开空气中都弥漫着民族自豪感。年轻的博物学家恩斯特.舍费尔拜见了自己的新导师海因里希.希姆莱,由于希姆莱的庇护,他将领导一支探险队前往西藏,以调查雅利安人的起源。

纳粹跑西藏寻找祖宗 坚信喜马拉雅藏有“白武士”

西藏与寻找雅利安人的起源看起来似乎风马牛不相及事情,但这绝不是纳粹随心所欲的胡乱选择。早在1786年英国人威廉.琼斯爵士在研究了拉丁语,希腊语和梵语之间的相似性后,得出梵语是这3种语言中最古老的。随后德国语言学家弗雷德里希.西格尔声称,如同印度教的经文中所提到的那样,第一个讲梵语的是印度北部一个由白皮肤武士组成的精英种族,就是“雅利安人”。到了19世纪神智学运动的创始人海伦娜.布拉瓦茨基声称能与在西藏的“伟大的白种人兄弟”进行直接的心电感应。她使人们相信历史发展史上因为巨大的洪水曾试亚特兰蒂斯大陆沉没,而在这场浩劫中一些精英神职人员得以逃脱,并最终逃往了喜马拉雅山,他们的后人便是雅利安人。

纳粹跑西藏寻找祖宗 坚信喜马拉雅藏有“白武士”

这些传言让致力于为雅利安人寻根的希姆莱如获至宝,他将舍费尔这样的科学家招到麾下,就是为了让自己领导下的祖先遗产组织成为一个可信的研究组织。而舍费尔对希姆莱的这些想法并不是全部接受,但他渴望自己成为第一个到达拉萨的德国人。他知道自己要想完成这个需要,就必须依靠希姆莱的支持,因为他是德国第二个最有权势的人。

纳粹跑西藏寻找祖宗 坚信喜马拉雅藏有“白武士”

探险队凭着为期两周的旅游许可于1939年1月到达拉萨,不顾英国的强烈反对,舍费尔一行停留了8个月。舍费尔设法与西藏高层一些重要的人物建立起友谊,以便能在英国人的监视下进行更好地研究。舍费尔一行对西藏的动植物进行了广泛的研究,舍费尔本人则沉浸于在西藏肆意的狩猎乐趣中。在中国舍费尔颇为得意的猎杀了一只飞雕和一头熊猫。他认为大自然就是用来征服的,这种想法与希姆莱如出一辙。

分页阅读: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