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侵华上串下跳忙得不亦乐乎的日本妇女 战后仍宣称青春无悔

日本妇女为了帮着日军侵华不但鼓励儿子或丈夫参军参战,为侵略战争提供充足的兵员还踊跃参加后方“支前”工作,为侵略战争提供物质保障。今天在靖国神社里供奉的所谓“战争亡灵”中,“靖国之母”和“昭和烈女”就占了7.5万尊。

为侵华上串下跳忙得不亦乐乎的日本妇女 战后仍宣称青春无悔

日本妇女首先投身到“产业报国运动”,为侵略战争提供军需物资。为了响应政府“男人上前线,妇女去工作”等号召,本来很少走出家门的日本妇女纷纷走向社会,全面承担起本该由男人从事的各项工作。她们不仅担任公司职员、汽车司机、售票员、售货员、理发师、厨师等,很多人还进入军工厂和煤矿从事危险繁重的体力劳动。据统计,仅在军工企业工作的日本妇女,1944年为400万人,1945年增至600万人。尽管工作繁重而又艰辛,但很多妇女却感到无比荣幸。女青年远藤年子战时在航空补给厂工作,为每天能够亲自给“特攻”飞机供应油料而备感骄傲。她一度因战败而痛苦得“禁不住眼泪盈眶,什么事情都不能做了”,然而痛定之后又不无自豪地宣称:“我的青春没有悔恨!”

为侵华上串下跳忙得不亦乐乎的日本妇女 战后仍宣称青春无悔

日本妇女通过参加各种实实在在的助战活动,为侵略战争提供物质保障和精神动力。她们还走上社会参加一系列支持“国策”运动。诸如,响应政府“国民精神总动员”号召,积极参加“后方家庭强化运动”、“家庭节约运动”、“女性储蓄运动”、“资金募集运动”、“资源回收运动”、“军机捐献运动”、“大陆花嫁运动”、“非常时期女性训练新高潮运动”等一系列妇女“报国”运动,以缓解战争物资和资金的不足,为战争政府“分忧解难”。

为侵华上串下跳忙得不亦乐乎的日本妇女 战后仍宣称青春无悔

具体包括:“停止美容烫发”,“剪掉和服长袖”,举行提灯游行,祝贺前线“大捷”;送迎官兵出征和“凯旋”,祈愿“武运长久”;缝制“千人针”腰带,为士兵“壮行”;向前线邮寄慰问信和慰问袋,鼓励官兵“英勇杀敌”;救治伤残军人,使之获得肉体上和精神上的慰藉;慰问和救助身边军属,解除前线官兵的后顾之忧;安葬战死者遗骨和为其扫墓,让“英灵”早日安息;捐献羊毛和捐造飞机,直接提供战争物资和杀人工具;充当“满洲花嫁”(即“满洲新娘”),直接效力于殖民地统治,等等。

分页阅读: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