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期间中国报刊对日军南京暴行的披露 连4岁幼女都不放过

当时任中国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厅长的郭沫若在1938年6月所写的《为日寇暴行告全世界友邦军人书》中指出: “在我军退出之各地区内,奸淫殆已成为日军之经常行事,壮年妇女固不待论,即老妇、幼女亦不免横遭侮辱,其因轮奸而致死亡,或因拒绝要求而被害者,所在皆是。此中惨状,有令文明人士未便行于辞、公之于世者,日军竟能泰然为之,而毫不知耻”

抗战期间中国报刊对日军南京暴行的披露 连4岁幼女都不放过

1938 年2 月7日,武汉《大公报》( 汉口版) 第2版刊登了一位从南京逃出的中国守军“× × × 队通信营”被俘士兵以“佚名”为名讲述的《一笔血债: 京敌兽行目击记》,控诉了他在南京日军兵营中亲眼所见的日军蹂躏与残杀被他们抓来的中国妇女的暴行: “我本是× × × 队通信营里的小队长,13 日没有走得及,于是在一家没人的铺子里被俘了。这次走到街上,黑烟红焰,仍然没有断,同胞的尸体可实在多得可怕,特别多添了许多裸体女尸,有的很可以看出是反抗暴行,才被敌军顺势来个剖腹,手臂上都是伤痕。十个总有八个是肚子破着,肠子挤到外边来了,还有几个母亲和血污的胎儿躺在一起。她们所以裸体的原因也很简单,她们活着的时候,‘皇军’还不让他们穿衣服,死了不给她们开刀破肚就是好的,还会把衣裳给她们穿上吗? 这些女尸的乳部,不是被割了去,便是被刺刀刺得血肉模糊,这明明是‘皇军’对于已经死了的女人还要再来一番侮辱!”

抗战期间中国报刊对日军南京暴行的披露 连4岁幼女都不放过

1938年2月10日,在武汉由胡风主编的文艺半月刊《七月》杂志第八期( 总第二集第二期) 出版发行,内刊汝尚的《当南京被虐杀的时候( 失地特写) 》,记述了一件日军奸杀少女、幼童的暴行:

今天一清早,金宝的爷出去了,一直到中午还没回来。我们正替他担心着。忽然来了几个鬼子兵,凑巧我往后面厨房里去,也没看清到底是几个,大概有五六个吧? 那些畜牲们,一进来,我就知道不怀好意,连忙往屋后草堆里一躲。妹妹与小金宝在房间里,来不及躲,被他们看见了。以后,我只听见金宝喊我一声,就不喊了。妹妹大哭大喊地闹了一阵,也没声音了。只有那些畜牲们嘻嘻哈哈地笑着。我躲在草堆里吓得直抖。大约过了两点钟,才没有听见他们的声响,我这才大着胆子跑出来,轻巧巧地回到房间一看,天啊!……这群畜牲们! 竟做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来。小金宝我那乖孩子,躺在桌底下,身上凃满了血,胸口和肚皮上被刀戳了两个窟窿; 妹妹哟在床上,赤身露体地仰卧在那儿,身上也尽是血,尤其是下身,天啊! 这群畜牲们! 妹妹才17 岁,小金宝那样4 岁的小孩子,怎么被……

分页阅读: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