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侵华绝不仅是少数军国分子所为 而是全民族的狂热犯罪

长期以来, 我们将日本侵华战争的责任归咎于少数日本统治者, 一般国民对侵略战争的责任被回避或漠视。对于过去的侵华战争我们一直持有只是一小撮军国主义分子所为,日本人民也是受害者之类的指导思想。

日本侵华绝不仅是少数军国分子所为 而是全民族的狂热犯罪

尽管这种大多数日本人民和少数军国主义分子的说法是为了争取日本民心的策略,但这并不是历史的本来面貌。事实上, 在日本侵华战争罪责问题上, 当时的日本国民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过去只强调日本民众受害者的一面, 而忽视了他们作为加害者的另一面。二战时期, 日本除了日本共产党和少数左翼人士开展了反战运动外, 社会各界都投入拥护支持战争的浪潮之中, 掀起了举国战争狂热。

日本侵华绝不仅是少数军国分子所为 而是全民族的狂热犯罪

1894年中日甲午开战后,三井、岩崎、涉泽等实业家组成了报国会,积极筹集军费。妇女们则从事恤兵运动。与政府严重对立的议会,在开战后也通过了巨额预算,作出了协助战争的决议。原计划募集三千万元的公债,实际募集到七千七百万元。佛教各宗和基督教随军布教,慰问军队。《雪的进军》、《妇人从军歌》等军歌在国民中广为流传,使军队斗志昂扬。《国民之友》杂志和《国民新闻》报的主编德富苏峰,把日本挑起的侵略战争说成是日本开国以来“所淤积的磅礴活力的发泄”,是“与维新革命一脉相连的一次喷火”,大肆称赞天皇的战争行为,认为皇室与国民上下一心,“发扬三千年以来世界无与伦比之大日本国体”。甲午战争中日军打败清军,日本社会充满歌颂战争的声音,连小学生也唱起了这样的歌谣:“支那佬,拖辫子,打败仗,逃跑了,躲进深山不敢出来了。”

分页阅读: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