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抓获的战俘对侵华日军暴行的自供 血腥残暴变态至极

1944年1月 15日,在延安举行的在华日人反战同盟扩大执行委员会会议上,八路军敌军工作部部长李初梨指出,日本法西斯对中国人民的暴行已达到极端残忍的程度,我们有必要在向日本军部发出警告的同时,进一步调查日本军部的暴行,将其作为将来惩罚日军的依据,为此,扩大执委会会议决定成立“日军暴行调查委员会”。 扩大执委会会议召开期间,延安日本工农学校学员在日军暴行调查委员会的领导下,召开了两次“日军暴行座谈会"。

八路抓获的战俘对侵华日军暴行的自供 血腥残暴变态至极

参加会议的27名学员发言36次,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了1938年5月至1943年5月侵华日军在山西、河北、山东等地的暴行。

佐野:1938年6月,独立第3混成旅团有一个长谷日中队长,在河北临县捉了两个八路军,把他们背捆起来,帽子拉下,遮起眼睛,送在壕沟前面站着,让我们5个初年兵,去练习胆量,去刺杀。我们有些害怕,把眼睛闭起,只是刺上了臂膀,他们就倒下壕沟里去了。随后从沟里把他们拉出,又让别人来刺,最后又由中队长把他们的头割去了。

八路抓获的战俘对侵华日军暴行的自供 血腥残暴变态至极

太田: 1940年5月,独立混成第9旅团,小野中队长也在忻口三交镇把3个俘虏捆在树上,让六十个初年兵打靶,打得像蜂窝似的,全身尽是窟窿。

月田: 1942年7月,我在太原时,冈村宁次大将,每隔十天,就在太原门外集合60个俘虏,排成一列,脱去上衣,背绑起来,让初年兵刺枪,还在痛得呀呀叫的时候,就用石头土块活埋了,一个月内杀了二百多名。

分页阅读: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