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华日军在中国用活人进行人体实验的何止一个731

1932 年, 日本军部在陆军军医学校内, 设立了最初的细菌武器研究机构“防疫研究室” 。1933 年, 又在所占领的中国东北哈尔滨, 设立了臭名昭著的731 细菌战部队。1939 年, 随着侵略战争的扩大, 又在北京设立了1855 部队, 在南京设立了1644部队, 在广州设立了8604 部队。1942 年, 在新加坡设立了9420 部队。其中, 1644 部队占有重要地位, 其第一任部队长由731 部队长石井四郎兼任。

1644 部队又称“中支那防疫给水部” , 通称“多摩” 部队, 1943 年12 月后称“登”部队,有时亦称“桧”部队, 秘称荣字1644 部队。该部队包括部队本部、培养细菌的工厂和飞机场。部队本部设在中山东路路北原中央陆军医院旧址(今南京军区总院和南京无线电厂), 内分三科, 第三科担任制造疫苗和防疫工作, 第二科管理武器装备和运输、会计等事务, 第一科研制细菌武器, 是部队的核心部分。

1644 部队与731 部队一样, 研究繁殖各种致命的细菌, 用作细菌攻击的武器。早在1944 年12 月, 美国驻华空军司令部参谋二处就在向美国军方的报告中, 证实1644 部队在繁殖各种致命的细菌。这份报告说, 据两名被俘的日本卫生兵供认, 1644 部队从事于培养霍乱、伤寒、赤痢等传染病菌的工作, 1944年1 月, 又开始培养鼠疫菌。

侵华日军在中国用活人进行人体实验的何止一个731

1644 部队与731 部队一样, 用活人进行试验。日本投降后, 1945 年12 月, 一位当时有机会接近该部队的台湾籍同胞谢金龙, 向南京首都地方法院控告1644 部队长山崎新(最后一任部队长)等用病菌杀害人民, 说:1942 年, 他亲眼看见日军俘虏收容所所长森田中尉。奉华中派遣军司令部第三科科长广本上尉的命令, 挑选百余名中国俘虏, 到中山门内中央医院旧址, 交多摩部队(1644 部队)供细菌试验, 把各种病菌注射到较强壮的俘虏身上, 观测变化。结果在数日之内, 百余人全部死亡。对于这一案件, 首都地方法院检察处进行了调查, 确认:1.“该部队初系野战医院, 继改为中支那防疫给水部, 设于中山门内中央医院原址。该部队之第一部系主管特殊研究与实验等秘密工作, 即选择国军俘虏而将各种病菌药品注射其身体, 作为实验上之研究, 前后致死者甚多, 但其极端秘密, 除该第一部人员外, 无从知其详情” 。2.“敌军在老虎桥江苏第一监狱原址设有俘虏收容所, 森田中尉任所长, 隶属于敌军总司令部第三课。该第三课课长广本上尉……于(民国)31 年(1942 年)10 月选送俘虏百人至多摩部队, 以供特别残酷之(行为)研究, 用作病菌药品之实验。结果全数死亡, 无一生存。而在此事之前后, 尚有多次, 但现无人证备考”。

分页阅读: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