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随军记者记录的兽兵狂欢 极度变态的性侵暴行

1937年11月,侵华日军在杭州湾登陆,分三路进逼南京,日军随军记者河野记录了沿途他看到的惨状:“从上海到昆山,到处都可以看到下部插着竹签的女尸横七竖八的倒在路边......”

这里记录的是侵华日军中不知道哪个禽兽发明的兽行之一,并在日本兽兵中广为流传。他们在中国妇女身上发泄完兽欲后,便用竹签刺瞎双目,刺穿乳房,再刺入下身,然后扬长而去,任中国妇女在痛苦和羞辱中死去。日本兽兵在金山嘴,金山卫一带的暴行几乎都如出一辙。

日军随军记者记录的兽兵狂欢 极度变态的性侵暴行

1937年12月,日军18师团贡献芜湖,将全城能抓到的人全部抓起来杀光,妇女则被割乳剖腹。有位70岁的老太被奸杀后,乡亲们偷偷帮她进行收敛,日军发现后不但将她开棺暴尸,还强迫百姓排队观看老太受辱后的裸尸,如有闭眼者马上杀掉。

12月中旬,南京陷落。日本随军记者小俣行男写道:“女人不管老的还是年轻的全部遭殃,从下关把女人装进煤车,然后分送给士兵,一个女人供十五至二十人外弄,待强奸后,将她们统统杀掉。”每名实施暴行的日本兵手里都有一张中队长以上军官签名的凭单,根据编号排队发泄兽欲。

日军随军记者记录的兽兵狂欢 极度变态的性侵暴行

日军的高级军官则在南京占领军司令部里关押着上百名精选出来的中国少女,供将校军官们淫乐,这里面主要是金陵大学和几所女子中学的学生。在一名日军大佐占据的公寓里关着8名中国少女,她们被要求终日全裸,供这位大佐随时奸淫。这些中国少女,后来全被日本宪兵用铁丝捆绑后,通上高压电杀死在了金陵大学的地下室里。

一些得不到发泄机会的日军官兵,淫虫上脑的时候,甚至发生过兽奸的行为,日本海军就因为很少有机会抓到“花姑娘”,又长期在海上,所以不但搞同性恋,还出现了把穿上抓的活鸡做来发泄的事情。在华北,东北一带也曾发生过日军奸母羊甚至母猪的丑闻。

欢迎订阅爱历史官方微信公众号:ilishi_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