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史上最大规模的投降 造成远东战场三大屠杀之一

1942年4月9日在菲律宾战场上是美军建军以来最不幸的日子,同时也是美国建国以来最大的一次军事失败,菲律宾的美军司令麦克阿瑟扔下一句“我还会回来的”后,脚底抹油转进澳大利亚。被扔在菲律宾的10多万美、菲联军弹尽粮绝。经过多日苦战后,巴丹半岛战区的金将军下令投降。1.2名美军和6.5万菲律宾军当了俘虏,这是美军历史上缴械投降最庞大的一支队伍。

美军史上最大规模的投降 造成远东战场三大屠杀之一

日本方面决定将全部战俘送往奥东纳尔战俘营,8.6万被饥饿和疾病折磨的虚弱不堪的战俘及平民踏上了从马里韦莱斯城到奥东纳尔战俘营约有110公里长的死亡之路。日军一路上都在实施暴行,根据最保守的数字,行军开始时有战俘大约7万,而活着到达奥东德内尔战俘营的人员只剩下5.4万人,有1.7万多人因饥饿、疾病、遭毒打和枪毙死在了途中,其中大约有650人是美国战俘,菲律宾战俘达16500多人。

美军史上最大规模的投降 造成远东战场三大屠杀之一

在酷热的大道上,一旦遇到“休息站”便有成百上千的战俘倒下去,挣扎着向前走去的人,则用自己的血泪,描绘出一幅活生生的人间地狱图。

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终身荣誉教授列斯特坦尼博士的《活着回家:巴丹死亡行军亲历记》中有以下这些片段:

日本兵不允许我们带水行军,长时间不喝水造成的生理痛苦是难以形容的。我的胃很痛,喉咙刺痛,胳膊和腿不听使唤。到了第三天,饥饿和口渴让我做起了白日梦。我仿佛看到了过去吃过和喝过的所有好东西夹着干酪和洋葱的汉堡包、奶昔、啤酒、可乐,馋得我想流口水,可惜口水早已干枯。

美军史上最大规模的投降 造成远东战场三大屠杀之一

日本兵故意的。其实路边并不是没有水。有些看守会让少数的战俘去喝水,却不让更多的人喝水。有一天,我感觉自己的舌头变厚了,因为身边有日本的车队经过,车队扬起的灰尘被我吸进嘴里,粘在舌头上, 我的喉咙快要被这些沙尘烤干了。有一次,我看到路边有一口自流井, 白花花的水流掉真可惜。观察了好半夭,确定附近没有日本兵的时候,我和战友弗兰克快速冲到井边。我们你一口,我一口,敞开肚皮喝水。我们尽快喝足,并把水壶装满,准备路上喝。

分页阅读: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