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大包天的“辨帅”张勋是个戏痴 开堂会名角全都来捧场

“辨帅”中国近代史上赫赫有名,张勋是也。

曾率五千辫子军就敢北上京城,就敢改朝换代,推翻民国,复辟清王朝,让皇帝重新登基,“辨帅”胆大包天。

胆大包天的“辨帅”张勋是个戏痴 开堂会名角全都来捧场

“辨帅”之名冠之已是民国了,全国都剃头剪辫子,唯独张勋脑后仍然拖着一根大辫子,非但他梳辫子,他的军队,人人都有一根大辫子,而且是自愿留的,没有人强迫。

“辨帅”出身贫寒,家中几代皆目不识丁,张勋就是背着“白丁”一块,穿着一身补丁粗衣走上社会的,完全依靠自己的本事,摸爬滚打,出生入死,张勋熬出来几乎是个奇迹。像张勋这样奋发图强,艰苦奋斗,不屈不挠的贫苦农民不多。他完全靠自学愣能读懂《论语》,深夜挑灯夜读《三国》《水浒》,行军作战之余,有空就在地上练字,后来竟能写出一手拿得出场面的大字楷书。张勋聪明绝顶,读过的书皆熟记于心,得空就给弟兄们讲《三国》、说《水浒》、道《岳飞》,俨然成为军中一杆旗。

“辨帅”还爱戏、懂戏、会戏、戏迷、票友,关键是极有“戏缘”。

胆大包天的“辨帅”张勋是个戏痴 开堂会名角全都来捧场

“辨帅”办堂会也是京城一绝。老梨园伶界的名角儿如谭大王、余三排、王瑶卿、杨小楼、卢胜奎都被请到“辨帅”府献艺,新秀如四大名旦、四大须生,都是“辨帅”府办堂会的必请。“辨帅”不粗,和四大名旦之首梅兰芳最好。在京城梨园有“辨帅”请谁是谁有面子。请谁谁到,谁到谁拿真玩艺儿。这在民国初年是独一份。袁世凯曾请谭鑫培办堂会,谭大王一拱手,谢了,不去!给多大的戏份都免了。谭老板瞧不上这位大总统,粉墨登场的大皇帝。八抬大轿都抬不动,袁世凯气得跺脚击掌,下令禁止他演戏,封杀!谭老板也英雄,也血气,戏可以不演,那也不给你唱!但“辨帅”一请必到。梨园界甚至以被“辨帅”请为荣,可见“辨帅”在梨园的影响力,即使他下台了,倒灶了,没权了,不能称“辨帅”了,依然如故。

“辨帅”当年驻兵保定,为听谭鑫培的戏,他竟然骑快马进北京,听完戏后,又骑马连夜跑回保定军营,由此可见“辨帅”的戏瘾,由此可见“辨帅”的执着。

分页阅读: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