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在不缠足问题上还分三六九等 娼妓被禁止参加放足运动

清末在不缠足问题上还分三六九等 娼妓被禁止参加放足运动

在近代反缠足运动开始前,缠足虽具有别贵贱的意涵,却不是区分贵贱的标尺,以缠足为贵的观念并不突出,而主要是“以不为者为耻”。

清末在不缠足问题上还分三六九等 娼妓被禁止参加放足运动

反缠足运动开始后,为了体现放足的富家千金与佣人,婢女的不同,提倡放足的天足会特在日本东京定制精巧佩章,发给入会女士佩戴, “俾与佣婢有别,以免嫌疑,惟须取有妥保,方能照给,此亦格外慎重,冀效验速成之苦衷也”。于是凡入天足会者给以佩章,以示与佣人,婢女的区别。为了进一步显示佩戴徽章的不是一般女子,1906 年《申报》还报导说,天足会“使妇女带之者能表白于众,彼等未经缠足之故,非因无人照理所致,实因彼等乃天足会会友”。此徽章价值两元,“非人人所得购置”,“惟体面高尚之妇女方能购置”。

清末在不缠足问题上还分三六九等 娼妓被禁止参加放足运动

同时不缠足运动还将妓女排除在外。1902 年,盐城陈惕庵在给皇上的奏折中提出,应明令“以不缠足为良为贵,缠足之为污为贱。惟娼妓不在禁例之中。”不仅如此,一些反缠足组织也不准娼妓等“身家不清”者参加。1897 年成立的湖南不缠足会即规定,“入此会者专约士绅,娼优隶卒不与焉”。

清末在不缠足问题上还分三六九等 娼妓被禁止参加放足运动

一些地方甚至还不准妓女放足。1910 年四川巴县议事会制定的《实行放足规则》即明确规定: “凡娼妓妇女,专以冶容悦人,不准放足,以示区别,用杜滥冒文明。”

清末在不缠足问题上还分三六九等 娼妓被禁止参加放足运动当时禁止娼妓参与放足是那些自以为的社会精英,士绅贵族觉得自己是文明的代表,而娼妓是被排除在文明以外的,妓女参与放足后就显示不出他们身份的与众不同了。

清末在不缠足问题上还分三六九等 娼妓被禁止参加放足运动

清末在不缠足问题上还分三六九等 娼妓被禁止参加放足运动

清末在不缠足问题上还分三六九等 娼妓被禁止参加放足运动

清末在不缠足问题上还分三六九等 娼妓被禁止参加放足运动

清末在不缠足问题上还分三六九等 娼妓被禁止参加放足运动

欢迎订阅爱历史官方微信公众号:ilishi_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