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强制妇女加入女子挺身队 尽最大妇道做最后的王牌

日本大量男子被征入伍,女性就成为了后方主要劳动力,女性成为补充劳动力不足的主要手段。为应对日益匮乏的军需资源,日本政府于1943 年制定了“国内态势强化方策”,扩大了国民征用范围,除将特殊职业者列入国民动员范围之内外,特别强化了对妇女的动员体制,其中确定了男性禁止从事的17 种职业,以将男性从中解放出来,充实兵源。

日本强制妇女加入女子挺身队 尽最大妇道做最后的王牌

当时的日本原本受妇女喜爱的商场售货员职业受到冷落,而军工产业则成为女性就业的首选。一位妇女在报纸上发表文章表示:“一定要为了国家而站在生产的第一线,努力工作”。

1943年9月, 日本的次官会议决定在日本组织“女子挺身勤劳队” ,日本随后在全国建立了由未婚女性组成的”女子挺身队“,加入女子挺身队的队员主要在军需工厂从事体力劳动,同时还进行军事训练。

由于担心征用妇女会破坏日本原来的家庭制度,加入女子挺身队的女性数量并没有达到政府的预期目标,于是日本赶紧急呼:“组织挺身队并不会破坏日本原有的家族制度,而是以保护女性为目的”,同时宣称妇女是左右后方生产力的重要因素,因此“挺身队才是女性参与战斗序列的最大途径”。

日本强制妇女加入女子挺身队 尽最大妇道做最后的王牌

1944 年3 月,日本政府制定“勤劳昂扬方策要纲”,扩大义务劳动范围,强化义务劳动的国家性,并提出了“职场即生活”的口号,要求“发扬奉献精神,整备勤劳体制,贯彻教育训练”,还要求强化学生及妇女动员体制,强制女性加入“女子挺身队”,而且“不能因结婚或者其他理由离队,未经允许离队者将按照国家总动员法进行处罚”。据此,一些女子学校被迫关闭,“全校学生结成挺身队,加入生产战斗序列”。

即便如此女子挺身队依然无法满足日本的战时需要,仍有女性选择逃避加入。为改变上述情况,日本政府于1944年8月23日的第5、第9 号救令公布了“ 女子挺身勤劳令” , 并于同时正式实施。依据该法令,凡符合女性国民登记条件者,“必须按照国家要求,作为挺身队员进入工厂”。而且规定那些没有孩子的未亡人也同未婚女性同等对待,必须加入挺身队参加“勤劳动员”。

日本强制妇女加入女子挺身队 尽最大妇道做最后的王牌

同时日本还宣称全体国民都必须参加“奋勇杀敌”的突击战,儿童们行动起来,妇女们武装起来,将父亲、丈夫送上战场,家庭、乡土要靠妇女来保护。

300多名京都府女性职员以“保护后方”为口号结成“女子自卫团”,负责救护防空、食品供应等工作,并在每月8日的“大诏奉戴日”与男性团员一起“最合理、最彻底地进行部队防空训练”,被报纸赞为最大限度地发挥了日本的妇道。

日本媒体还大肆渲染“女性劳力是战力增强的最后的王牌”,响应国家号召,加入“女子挺身队”才是女性报国的最佳选择。

日本强制妇女加入女子挺身队 尽最大妇道做最后的王牌

1945 年3 月,美军开始攻打冲绳岛,本土决战迫在眉睫。在冲绳战役打响之前,军部对冲绳守军下达了不许投降的命令。冲绳驻军对当地居民进行了全民战争动员。全体居民必须无条件全盘接受军部的指导,全体县民都要成为战士。在军部的组织下,2万多名17 ~ 45 岁的男性被编入“防卫队”,从事修建机场和搬运物资等工作,女性则协助军队,在前线迎敌战斗。冲绳县知事岛田叡的夫人发表声明称“已做好心理准备,发生万一时决不苟活。在她的号召下,全体县民投入到“本土决战”中。冲绳师范学校女子部和冲绳县立第一高等女子学校共222名女生组成“姬百合女子部队”,看护伤病员,还要在炮火间隙烧水做饭,在枪林弹雨中穿梭于堑壕之间传递命令。“姬百合女子部队”最终伤亡惨重,她们有的被炸死,有的被迫自杀,有219 名学生和教职员在战役中丧生。

日本强制妇女加入女子挺身队 尽最大妇道做最后的王牌

“女子挺身队”也成为了战时日本女性参与战争、服务战争的一个典型事例,也是日本民众支持战争、推进战争的一个缩影。

欢迎订阅爱历史官方微信公众号:ilishi_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