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他就是用这些照片摆在蒋介石面前救了河南饥民

当年他就是用这些照片摆在蒋介石面前救了河南饥民

相信看过电影《1942》的朋友都应该记得当深入河南饥荒灾区进行采访拍摄的《时代周刊》记者白修德回到重庆,为灾民四处奔走呼告无门。他甚至找到了当时的立法院长孙科和四川省主席张群,他们告诉他在中国能在这件事情上期作用的只有蒋介石。于是他通过宋庆龄终于得以有了一次与蒋介石见面的机会。

当年他就是用这些照片摆在蒋介石面前救了河南饥民

白修德的回忆录里是这样描述当时会面的情景的: 蒋介石在他那间阴暗的办公室里接见了我,见面时他直挺着瘦长的身子站着,面色严峻,呆板地伸出手来,表示欢迎,然后坐在靠背椅上,带着明显的厌恶神情听我申诉。我谈了饿死人的情况,谈了捐税,还谈了敲诈勒索。他否认政府正在向农民征收捐税:他已经下令对灾区豁免捐税。我引用了农民的话,于是他对一名助手说:“他们看到外国人,什么话都会讲。”显然,他并不知道正在发生的这些事情。

当年他就是用这些照片摆在蒋介石面前救了河南饥民

我想突破缺口,就把人吃人的情况告诉他。他说,人吃人的事在中国是不可能的。我说我曾亲眼看见野狗在路上吃人。他又说那是不可能的。这时我把他将住了。我曾意识到我需要拿出确凿的证据,所以我请哈里森·福尔曼陪我同去,他有关于灾情的照片。我在同蒋委员长谈话时,福尔曼在外面的接待室里怒不可遏。当委员长不承认野狗吃人的事时,福尔曼被叫了进来。他的几张照片清楚地表明,一些野狗正站在从沙土堆里扒出来的尸体上。委员长在询问照片是从哪里拍摄下来的时候,他的两膝轻微地哆嗦起来,那是一种神经性的痉挛。我们告诉了他,他拿出小拍纸簿和毛笔作了记录,他要我们提供一些官员的名字,接着还要求提供另一些人的名字。他要我们向他提供一份完整的报告,不要漏掉任何名字。他用一种好像在对自己重述一件事实那样的平板语气说,他已经嘱咐军队要把粮食分给老百姓。接着他向我们表示感谢;他对我说,我是个比他“派出去的任何调查员”都要好的调查员。我进去后二十分钟就被送了出来。

当年他就是用这些照片摆在蒋介石面前救了河南饥民

正是白修德与福尔曼将拍摄一张张写实的灾民照片摆放在了蒋介石的面前。用他们的质疑、追问以及对事实真相的揭露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了灾民,他们是现实世界中灾民的那微弱的希望之光。

分页阅读: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