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愈教书顶呱呱,学生竟比老师大

唐代大文学家韩愈给后世留下了很多或动人心弦,或启人深思的散文佳作,其中最为大家熟悉的应该是《师说》,其中的名句,比如“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师不必贤于弟子,弟子不必不如师”,“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等,千百年来一直在流传,而且即使今天读来犹有新鲜独到,醍醐灌顶之感,让人不得不佩服退之先生的先知卓见和宽广胸襟。

韩愈教书顶呱呱,学生竟比老师大

其实,韩愈本人就是一个出类拔萃的好老师,而且是一个了不起的小老师。

韩愈从小就有着当老师的天赋,他的第一个学生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亲侄子十二郎。

韩愈自幼父母双亡,由长兄韩会,长嫂郑氏抚养长大,十二郎是韩会的儿子,比韩愈小两岁,二人名为叔侄,实际上亲如兄弟。韩愈从小聪明过人,学业优异,帮助教导十二郎背诗读经的任务自然就落在了他的肩上,这为他日后做一个好老师打下了初步的基础。

十九岁时,韩愈来到京城长安求学以便为参加科举考试做准备,他先后拜谒了当时著名的散文家独孤及、梁肃等才学之士,进一步提高了自己的写作水平。公元792年,韩愈金榜题名,得中进士,但他并不以此自矜,相反却和名落孙山的孟郊成了一见如故的好朋友。

韩愈教书顶呱呱,学生竟比老师大

孟郊和韩愈实际上是一对忘年交,因为前者比后者足足年长了十七岁,如果孟郊年轻十几岁,韩门大弟子的名号应该就非他莫属了。现在,一提到韩门大弟子,人们想到的是另一个著名诗人,孟郊引见给韩愈的张籍。

张籍是在公元797年前后来到韩愈身边的,当时和他一起跟着韩愈求学的还有李翺等人,他们师徒三个之间的关系颇有意思,非常值得一讲。张籍虽然比孟郊年轻很多,但仍比韩愈长了两岁,他能够投入韩愈门下做弟子,其一证明这个小老师学问确实不一般,其二证明这个大学生实在是个好学上进之人。李翺比韩愈小了四岁,他是韩老师的学生,更是亲戚,因为他娶了韩愈的侄女为妻。在韩愈的指导下,李翺和张籍的写作水平都有了突飞猛进的变化,分别在第二年和第三年得中进士,彼时彼刻,作为老师的韩愈肯定喜上眉梢,深感欣慰。

韩愈教书顶呱呱,学生竟比老师大

张籍此后的仕途并不顺利,二十余年一直过着比较清贫的生活,又因为他的视力不太好,因此被人戏称为“穷瞎张太祝”,太祝是他担任过的一个官职,打个有趣的比方,大体相当于现在的天坛公园的园长。韩愈的仕途则逞一条起伏不定的曲线,曾经升为副部级的刑部侍郎,也曾被贬到特别偏远的潮州为官。公元821年,韩愈被任命为囯子祭酒,他举贤不避亲,推荐张籍担任了国子博士,后来师徒二人都有了一定进步------小韩老师荣任吏部侍郎,大张同学则升为水部员外郎。韩愈既是张籍的老师,又是张籍的伯乐,但他并不以此自矜,而是始终将张籍视为朋友,有时还会把他看作老大哥,大家非常熟悉的那两句诗“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恰好可以作为证明。

为什么这么说呢?请看这首诗的题目:《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在此,韩愈不但称张籍为水部张十八员外,还用了表示恭敬的“呈”,很明显他是将张籍视为长他两岁的老大哥了。作为大弟子的张籍与老师韩愈一直保持着亦生亦友的密切关系,在政治立场上也和韩老师志同道合,同仇敌忾,坚决反对藩镇割据,努力维护国家统一。韩愈是一个敢于直面淋漓鲜血的勇士,他曾经孤身赶赴敌营平叛,其气魄和口才令人肃然起敬,钦佩不已,而张籍则以柔中有刚,不卑不亢的行事风格用一首《节妇吟》坚定拒绝了大军阀李师道的权钱诱惑。

分页阅读: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