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的东北学生不但吃霸王餐 一言不合就砸店 连劝阻的警察也打

1948年春随着东北战场国共双方形式的大逆转,东北各地大批的学校停办,大量的学生开始流亡,随着难民一起逃往了北平、天津等大城市。

流亡的东北学生不但吃霸王餐 一言不合就砸店 连劝阻的警察也打

北平街头从1948年2月开始,东北流亡学生逐渐增多,到5月底达到高潮,6月底的时候整个北平的东北流亡学生多达两万,而全国范围内东北的流亡学生更是多达40万。流亡的东北学生不但吃霸王餐 一言不合就砸店 连劝阻的警察也打

这些流亡学生除了极少数投靠亲友外,家境富有者还能享受优裕生活,更多的学生因为长期的颠沛流离,许多人只能流落街头,旅馆都住不起。绝大多数学生只能住在政府提供的寺庙住所或空地帐篷,靠每天每人一斤的玉米粉勉强度日。

流亡的东北学生不但吃霸王餐 一言不合就砸店 连劝阻的警察也打

流落入关的东北学生,因为生活窘迫,不少人更是以自己流亡东北学生的身份胡作非为。在当时北平的电车上每天都可以看到因为无钱买票而与售票员恶语相向的流亡东北学生。他们经常三五一群的聚集起来在北平街头闲逛。饿了便找家馆子坐下来,大吃一顿,然后拒不付钱,当然也无钱可付。

流亡的东北学生不但吃霸王餐 一言不合就砸店 连劝阻的警察也打

坐车不给钱,吃饭不给钱还不算什么,流亡的东北学生因为寺庙、车站、城门楼子、防空洞等地方都已经人满为患,便开始强占民房。1948年6月28日,流亡东北学生200多人聚集起来强占了北京东42条胡同8号业主的房屋,尽管政府官员起来劝说但依然拒不迁出。7月6日,200多名流亡东北学生更是强占了肃宁府3号孙殿英的房产。

分页阅读: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