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复员工人在上海流浪 走投无路打算惹事蹲监狱有吃有喝

"看看今天抗战胜利一周年的现象,想想去年今天满城狂欢庆祝的行列,我因高兴流下的眼泪,以及我亲手点放的那五串鞭炮,我就不能不感到受了他们的骗,现在后悔已来不及了。"

赵师傅发着“牢骚”。他曾是某兵工厂工人,造过千万只捷克式机关枪,为抗战献过力,抗战胜利后却流浪在上海,无事可做。

抗战复员工人在上海流浪 走投无路打算惹事蹲监狱有吃有喝

抗战以前,赵师傅和其他大部分流浪的工人都在上海工作。抗战开始后,在劳动协会协助下,他们到后方支援抗战。为了加速最后胜利,他们在敌人的轰击下,在黝黑漆黑的山洞里面每天工作12至14小时,夜以继日地制造军火。他们每天只吃两顿糙米饭,没有工资待遇,最多可以发到一身平价布。但他们非但没有说出一个“苦”字,反而以替国家工作、为抗战献力而感到骄傲。

八年的抗战,赵师傅和其他工人忍饥受饿走在荆棘崎岖的上坡路上,等到他们爬到“胜利”的绝顶,“胜利”却把他们从陡峭的悬崖上推下来。叫他们怎样不对“胜利”发牢骚呢?

上海失业工人代表团负责人谢小康说,从1946年1月到8月,从抗战后方来上海的失业工人至少有6千人,已在代表团登记的有2400多人。他们多半是重庆二十一、二十四、四十一、四十二、五十、五十一兵工厂制造手榴弹、中正式步枪、捷克式机关枪迫击炮的军火工人,以及顺昌、渝鑫周恒顺、上川等机器工厂制造“造纸”“纺织”机器的工人。

抗战复员工人在上海流浪 走投无路打算惹事蹲监狱有吃有喝

胜利的炮声一响,政府当局停止订货,民营工厂出品的军火没有销路,只好关门大吉,赵师傅和工人们便宣告失业了。至于兵工厂,并不知道当局当时预备打内战,所以也毫不犹豫地关门或缩小规模。因此,军火工人也和民营工厂的工人走在一个行列里,向当局者请求救济。

在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有关当局组建了一个所谓“复员”性质的委员会,预备把工人们送到上海复员。可所有的交通工具都在运送、接收大员,没有工人们的份儿,一直拖到1946年1月。当局看他们有功于抗战,给予特别“优待”,给他们发了几条又老又破的木船和几辆老爷汽车,作为复员专用的交通工具。工人们带着劳协发的六千元路费、每日四百元的伙食费,开始水陆两路向上海进发。

然而,那些木船,太不成器,刚到三斗坪就触了礁,以至有一百来人遇难。逃过厄运的赵师傅满以为到了上海就有工作,所以对那些受苦八年、好不容易迎来胜利却葬身于海水的同胞感到无限惋惜。可是,现在他倒开始羡慕那些死去的“同胞”

分页阅读: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