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赶跑张勋后 争谁打的天下 被他羞辱猫抓不住耗子

辛亥革命随着武昌城头的一声枪响,在不久的时间里各省纷纷宣布独立。这时候在封建王朝上演过无数次的争功好戏在独立的各省陆续上演。这些拿着千百万无名英雄的功绩自肥的所谓元勋,开始了他们的尽情表演。

在武昌起义后不久,江苏的新军也将盘踞在南京的张勋驱逐走了。某天,上百名身穿革命军礼服,头上戴着礼帽,在帽顶还插着一根长长的白色鹅毛军官,聚集在江苏都督府大礼堂里相互叫骂,相互争功。

辛亥革命赶跑张勋后 争谁打的天下 被他羞辱猫抓不住耗子

有人说:“张勋是我赶走的!”也有人说:“天宝城是我打下的!”还有人说:“如果不是我从孝陵街冲进城,接应革命军,如何能使张勋闻风丧胆,弃城而逃。”

这一帮人聚在一起吵得不可开交,闹得一塌糊涂。时任江苏都督的程德全本就是一个好好先生,又是第一个从前清大吏反正的官员,因此在面对革命军将领的时候威信和底气上压不住。一时间面对这样的场面束手无策。但也不能就任由这些人站在礼堂内这样吵个不停,还成何体统!

辛亥革命赶跑张勋后 争谁打的天下 被他羞辱猫抓不住耗子

程德全

于是万般无奈之下,程德全想到了已经七十高龄的马相伯先生。马相伯德高望重,就连孙中山也要敬他三分。马相伯先生也是于右任的恩师,复旦大学的创始人。程德全自知镇不住这帮当兵的,因此请马相伯先生出面代他向这一百多名革命军将官讲话。

分页阅读: 1 2